您的位置:金码会救世网 > 文学小说 > 拳道极限,两极拳劲

拳道极限,两极拳劲

2019-09-07 14:46

谁也看不清这是什么武器,或许这武器本身就是光.但谁都知道这团光绝对蕴有一种毁灭性的威力.因为这团光的气势便形如天地,具备了天地的宽广博大,具备了天地的阴阳柔美,更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谢万金的声音之所以被逼了回去,是因为他便处于这个气势的尖端.刚才那些毒手盟的弟子只觉得凌海是山,一座不倒的大山,可是这次他们更觉得他手中的那团光也是一座山,一座崩溃的大山,而他们及其副舵主便在这座大山的脚下,处在一座崩溃的大山脚下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景不难以想象.他们想退,谢万金更想退.他们也正在退,但此时这座崩溃的大山开始下塌,而且以电光的速度开始下塌,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速度.谢万金迫不得已,他不能退,一退那将死得更快.于是他咬断一截舌尖,吐在剑上,鲜血使那柄巨剑更具魔力,鲜血也激起了谢万金的斗志和凶焰.这是他迫不得已出的下策,但他也必须出此下策。 因此谢万金也变成了一座山,一座高大威猛的山.一座气势不凡的山,剑气也如江河奔涌之水,气势磅礴,但他还是败了。 那股水在凌海眼中太缓慢太缓慢了,那奔涌的潮头在凌海的眼中有太多太多的破绽,都是无法修补的破绽,是能致命一百次的破绽.凌海只选择了一次致他于死命的机会,他也得让谢万金表现一下.然后他便将手中的剑化成电光射破了谢万金的咽喉,而在万分之一秒钟内又将剑放好在腰中,便如从来没有动手一般潇洒自如。 人们只觉得电光一亮即灭,依然不知凌海用了什么兵器,更不知谢万金已死,还以为谢万金那如山的气势将黑脸少年打败,将那团光击灭了,因为凌海的咽喉被一柄巨剑指着,一动不动地指着.那是谢万金的巨剑,在凌海射穿他的喉管后,他依然狂跑了一步,才知道自己不能活了,然后再也移不开步子,只好定定地用剑指着凌海,只差五寸便可以刺死对方,可是他永远也没有力气再向前把剑递进。 “杀死他,杀死他,副舵主神功盖世!”一群毒手盟的人拍着马屁叫了起来,群情也有些激奋,有人惋惜,有人慨叹,有人失望,有人高兴,有人悲切.谢万金没有动,支持他生命的最后一股劲气并未曾释放出来,所以他到死依然保持着握剑欲刺的姿式.凌海动了一下,只不过缓缓地抬起手捏住谢万金的剑尖.观众和毒手盟的人都非常吃惊地叫了起来,有人惊奇,有人不解,有人气恼,有人担心。 “杀了他呀!杀了他呀!副舵主!”还是毒手盟之人的叫声,可他们知道谢万金杀人时喜欢独自享受,谁也不敢上去插手.凌海轻轻地捏住剑尖,又轻轻的向前一推,动作很温柔,就像是抚摸孙平儿的头发一样温柔.谢万金缓缓地倒下,缓缓地如一块巨石般地倒下.“当啷!”那柄巨剑掉在了地上,谢万金的双目怒睁,好像依然不相信自己会这样死去,死得那样快,那样突然,甚至在这之前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整个码头都很静,静得只有粗重的呼吸声.没有人不为之震惊,没有人不大惑不解.有人高兴,有人疑惑,有人不懂,有人害怕,有人激动,所有的人都在沉默.凌海也不太愿意在这样的场面里说话,所以他转身就走,半个字也不说,只是好像在地上画了些什么.“谢副舵主死了,是被他杀的,是被他杀的!” 有人惊叫,群众的气氛也活跃了,喜气充盈了整个码头。 “杀了他,为谢副舵主报仇!杀了他,他是凶手!”有人大喝,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没有一个敢出面阻拦,因为谁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怕死并不等于想死,不要命也不等于想去送命,他们当然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围着的人群突然裂出一道口子,那是专门为凌海留的.凌海在他们的心目中是救星,是圣人,是英雄,所以他们便放凌海通过.毒手盟的人也无法可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凌海牵着孙平儿走出人圈,走向树林……河道通了,江上再无横行的船只,因为那已经没必要了,凶手已经在重庆地域内,所有人手也都在陆地上搜索一个黑面的少年。 周拳头也到了,还有那个送东西的人。但那个送东西的人却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因为凶手已经在重庆地域里出现,而又没有见他回到江边.谢万金死了,因此便又有很多人遭殃了。那位送东西的便是其中之一,他被一只铁拳头打碎了脑袋,还有几名毒手盟的弟子也被打爆了脑袋.周拳头发了很大的火,那两个令他非常满意的下属,也是他的左右手,竟然全都被人杀了,怎叫他不怒?天已经黑了,那停靠在朝天门的船已走得差不多了.骂的骂,恨的恨,这可恶的毒手盟竟耽误了我的行程,但他们也有值得高兴的事可以谈,那就是毒手盟并不是真如想象中的那样厉害,至少有一个叫“正义杀手”的在数百毒手盟弟子面前斩杀了他们的副舵主后扬长而去.这是多么轰动的一件事,这是多么快慰人心的事。 “正义杀手”的传说在江湖中越传越神,也越来越轰动。江湖人传播消息也的确快,而且加油添醋,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万,几乎整个江湖都要震惊了。是谁敢挑战天下第一邪派“毒手盟”呢?难道真是一个黑胜皮的少年吗?很多江湖人都有疑问.上次杀手盟的青年高手绝杀与冯家老二冯不肥之战已够使江湖震惊.后又有冯不矮再战绝杀,终将绝杀打下山崖.而冯不矮重伤这消息一传出,江湖更为之震惊,一位伤重少年犹有这样的功力,那将来之成就可就不得了!可是这黑胜少年,以正义杀手之名杀排教教主无人不知,又在百余名强手环顾之下取“毒手盟”重庆副舵主之命,那更让人难以相信,但又的确如此.所以很多老一辈的高手那争霸江湖之心已荡然无存,而许多年青高手,则以这两人为揩摸而不断地激发自己的斗志,这些当然是后话.凌海和孙平儿走进树林,并没有走远.看着周拳头向这边走来,和他那发怒的样子,凌海下了决心要除掉这个暴戾的人,一定要!所以他并不走远,而是又走了回去,向周拳头走了过去。而孙平儿则在林子里等他,免得人多反而会节外生枝。 天色渐晚,江边的风吹起来是比较凉爽的,江水滔滔和浪头扑岸的声音和在一起也的确令人心神俱爽.可是周拳头却爽不起来.他不仅感到了夜色的宁静,而且还感到了一双充满杀意的目光在盯着他.不但盯着他,还不断地向他走了过来.他迅速地转身,于是一张黝黑的面孔便映入了他的眼帘,还有二十多丈远,但他已清楚地认出行来之人便是他手下描述的那名凶手,那名不要命的凶手.若是要命怎会自投罗网呢?周拳头的眼睛里发出了奇光—— 是惊讶,是不解,是赞许,是怜惜,是残忍,是怒,是喜,是忧,没有谁明白,没有,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能完全了解他现在的心情.所有毒手盟留在码头的人都已发现,那个凶手又回来了,而且是在毒手盟重庆分舵势力最雄厚的时刻回来了.好多人都在想,这个人的脑袋是否在杀死副舵主之时被打坏了?要不是脑袋有毛病,怎么又自投罗网呢?但所有的人又都紧张起来了,一个高手难对付,一个发疯的高手更加凶猛,特别是先前和凌海交过手的毒手盟的弟子,更是紧张,因为他们知道凌海的厉害之处并非杀人,而是摧毁人的意志.刚才凌海没有杀他们便走了,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命如同拣回来的一般.他们深深地知道,这黑脸少年杀他们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但他却只是扬长而去,这是他们非常乐意的,但此刻他又回来了,这次他还会不会放过我们呢?那些毒手盟的人心里想着.不过又多了近两百兄弟为他们撑台面,还有舵主周拳头,想想心里也便安稳了一些。 凌海依然是不紧不慢的.他也没有必要走那么快,走快了会很失风度的,凌海是这么认为的.无论做什么都必须认真用心去做,那样无论是做什么都会有想不到的效果.抑或是感觉,所以走路便慢成这个样子.凌海对于走路也很有体味,也很认真,很投入。 走路和用剑一样都是一门美妙的艺术.大自然间没有什么不是艺术,一种东西和每一个动作及每一个生命的存在、产生本就是一个奇迹,一个很伟大的奇迹,只不过很少有人去注意它而已.所以每一种东西和动作及每一个生命的存在都是顺乎自然之至理,都有一个共同的根本,那便是自然.若使每一种东西,每一个生命都融入大自然那神秘莫测的境界中去,那么这一种东西,这一个生命便是无敌的,因为自然本就是无敌的。你可以破坏自然,你也可以改造自然,但你无法毁灭自然.就算你毁掉所有绿洲,大自然却会以沙漠的形式出现,他甚至变得比绿洲之时更疯狂.就算你填平所有海洋,大自然会以桑田的面貌出现,或许它还会让别的地方发上几起不可收拾的大洪水,抑或使有些地方干旱持续几年。这便是大自然。 凌海走路用了很多心神,甚至是全部的心神.他根本就不在乎周拳头的怒视,毒手盟弟子的恶相.他只是用心、用神、用灵去走路,每一步都是顺应着自然的格调,每一步的距离、角度都是顺着每一步的地形和植物所选择的,所以很快凌海便融入了大自然.大自然也便是凌海。对方的每一个细节动作,包括周拳头因脖子上有只蚊子而使他惊动了一下也都感觉得到.这是一种很奇妙又很玄的境界,每个地方的一草一木所散发的生机凌海都能清楚地捕捉到,哪里分布了几个敌人,哪里几个敌人的活动及心理凌海似乎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他甚至感到远处孙平儿那澎湃的爱意和关心.凌海完全沉迷在这种感觉之中.周拳头和所有毒手盟的人都在同一时刻大吃一惊并感到无比的恐惧,因为他们感到了凌海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棵树,一根草,一粒土,一滴水。也是一片森林,一个辽阔的大草原,一片宽广的平原,一片无垠的大海.或者说什么也不是,连人都不是而是大自然。是天,也是地.没有个体,没有整体,只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能量体,散发出大自然的能量.那双眸子里再也不是杀意,而是梦、是诗!是火、是水!整个身体充满着天地间的一种浩然正气.不是惊心动魂,而是如沐春风,那些毒手盟的弟子,也只觉得一片祥和,心中所有的敌意全都被这股浩然正气所感化,心中所有的仇恨全都被这股浩然之气所消融.剑、刀、枪、锤……各种兵器再也不是对着凌海,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杀人的意识,所以兵器都垂得很低.凌海的脚步依然很温柔,很轻缓.而周拳头却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寒意.他胸中的戾气已积得大深太深,并不是这股浩然正气便能够感化的.但那股戾气也被这股浩然正气所震慑,所以他感到一股寒意.“周拳头,你好,你依然不肯放下屠刀吗?”凌海的声音很温柔地道.“你使的是什么妖法?”周拳头有些惊惧地道。 “这不是妖法,这是天地之正气,正是所有邪恶之克星.你若能放下屠刀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但若执迷不悟的话,那你将会后悔一辈子的。”凌海依然很温和地道.“你就是杀死黎泰安后又杀死我两个兄弟的‘正义杀手’?”周拳头问道。 “不错,他们三个都的确是该杀,所以我杀了他们.你本来也是的确该杀的,但刚才我悟到了天下没有任何一个生命不是宝贵的,我并不想多造杀孽,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凌海似乎永远那样温和地道。 “你怕了我,所以不敢杀我,便想以妖法来唬我,你爷爷我可不是唬大的,想要我改邪归正,立地成佛,也得先要问问我的兄弟肯不肯?”说完亮出一双比小孩脑袋还大的拳头。 “这是你自找的,我再问你一次刚才那个问题.”凌海依然不愠不火地道.“你做梦! 去死吧!”周拳头一声大喝猛扑过来。 所有毒手盟的兄弟都看见了,但是他们没有动,因为他们不愿意动,仇恨的确让人感觉得大累了,像这样心平气和地有多舒服,多惬意.他们再也不想管谁是舵主,谁是手下了.在他们的心中,凌晦便是一个神,一个充满了浩然正气的神.周拳头的气势果然不简单,只见那一只只拳头竟幻成一块块巨大的山石,不断地累积,似一座山似地推了过来。每一拳的拳风都足以碎筋裂骨,这便是拳道传说中的拳之霸道——劈空拳.凌海没有用剑,只是用那秀气的手掌,不断地斜削、斜削,一道道凌厉无匹的劲风如利剑一般向周拳头的拳头上撞去,“轰轰轰轰……”也不知道有多少击,反正如一连串炮一般地响?起来.一轮攻击完了之后,周拳头终于泄了气,无论他的拳头如何攻,如何大力,对方总是轻而易举地发出一道罡气挡住他的去路,反而震得自己气血翻涌.周拳头面红耳赤,凌海潇洒自如.那些毒手盟的弟子从来都没有见过舵主这样狼狈过,也觉得很意外,但他们还是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周拳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凌海声音有点寒冷地道。 “上去给我杀了他!给我将他分尸!每人重重有赏!”周拳头惊惧地怒吼道.“杀啊……” 有几十个人听了这话之后,便大叫着扑了上来.这时平时和周拳头关系比较好的几人,也是助纣为虐的主要凶手,为了得赏,也一拥而上.他们自信自己武艺高强,又人多,而且还有可能捞个副舵主或军师之职也说不定呢.:但是他们错了,他们看错了对象.“好,那你们便只有死路一条!”那股浩然正气变得有些冰寒,凌海冷然道.凌海出手了,还是手,那秀气而又如灵蛇一般的手,轻轻地挥出几道先天真气,织成一道密密的气网,向那几十名扑上来的毒手盟弟子罩去.那些人握的兵器,在与气网接触的瞬间,那一柄辆剑,一把把刀,一对对锤都被撞得反击自己。这便是至阳至刚的先天罡气.“啊……”一声声惨叫使周拳头红了眼睛,因此使出了他必杀的一招.先是一只拳头,一只如山般的拳头,向凌海推去,很凶很凶,好狠好狠,就如八仙当年搬的泰山一般,发出一股如飓风般的拳劲,将十丈之内的空间罩得严严密密.那拳头在凌海的眼里不断地扩大,扩大周拳头整个心神全部都融入了这只拳头.没有人,只有拳头,拳就是人,人便是拳,地上的土,地上的石,全都被这一拳的劲气所拖动,也便成了这个拳头的先锋部队,向凌海身上罩去,这是绝对致死的一拳,就连那些土和石头也都是致命之物.拳风到处,地上起了一道深沟,就像是铁牛犁过的一般.这是愤怒的一拳,这是聚集所有戾气而凝聚成的一拳,这是人体精华浇筑的一拳。 凌海面色变得凝重了,因为这一举的确猛,那一只拳头蕴藏着一座山的力量,蕴藏着风暴的残忍,蕴藏着雪崩的恐怖,所以凌海的面色也不能不凝重.全身的先天真气从他身体的各个毛孔崩了出来.如一道护罩一般围筑在凌海的身体外围,同时右掌一翻,推出了一掌。 轰轰烈烈的一掌,惊天动地的一掌,所有飞来的泥土沙石,全都在罡气上撞爆。满天的尘土,满天的沙雾将天上淡淡的月色全部隔绝,在方圆十丈里全都是黑暗.有惨叫声传来,这是刚才扑向凌海的毒手盟弟子,他们不该在这白炽的环境之下.沙土不断地飞扬下落,但就有两块干静的地方.一是凌海的保护罩内,没有一丝灰尘可以扬起,可以掉下。另一处是周拳头所过之处,所过之处的尘土都被拳风扫飞,还未来得及掉下便已穿过了这道灰尘的通道。 “轰”,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一股无匹的气流在拳与掌之间翻腾,拳与掌之下的土与石冲天而起,经不起这巨烈回旋劲气侵击的地面上凹出一个两丈方圆的大坑,两人同时坠入坑底.—— 幻剑书盟扫描,骁风OCR,旧雨楼张丹风排版

就在这时,周拳头动了,动了另一只拳头,无声无息,有若轻轻飘浮的鸿毛,有若天空飘落的雪花.很轻缓,很轻缓,但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是和刚才完全相反的拳式,没有一丝威霸的气势,没有一丝粗暴的气息,但却似使周围的空气完全静止,没有风,没有沙尘,所有未落下的沙尘霎时全部都定在空中不再下落.这才是真正致命的杀招,这才是真正无匹的杀招,这是周拳头第一次用它来杀人,以前从来都不需要动用这只拳头,但今天不同,他必须倾其所有能力.他不得不佩服对手,这位强劲的对手,让他能有一展所长的机会,他也有些惋惜,这样一位强劲的对手就要在自己的手下失去生命。 周拳头很专注,很执着,对这一拳头他花了足足有三十年的时间去研究改良。被任何人专注地研究了三十年的事或工作都会成为绝活,而周拳头他却只专注一只拳头,一只刀剑不畏的拳头,所以他这一拳推出之后他很得意。另一只拳头和凌海的单掌已吸住了,难解难分.凌海也觉察出了气势的不同,于是他也动了另一只手,一只已变得无比晶莹的手,如玉雕琢而成.他没有动用剑,他不必动用剑。若对方是一个剑手,他会以剑去杀死对方,那是对对方的尊重.但对于拳手,他必须用手去将对方打败,这也是他的自信,和封敌人的尊重.所以他依然是出手,但这一手打出的却不是掌,而是指,无名指! 周拳头的这一只拳头并不是要击凌海,而是非常意外地击在自己和凌海相缠的那一只拳头上.这是周拳头的拳头巧妙之处,让凌海也感到很意外,而他那只晶莹如玉的手指也斜斜击下。 周拳头很得意.没有谁能在一正一反两种举气下生存,因为这一正一反两股气劲一旦结合,将会化成一正一反的两道气流,形成一道无匹的旋风,从人体的内部把人完全撕开.所以他很得意,也无须注意或防备那击下的一指。 凌海吃惊周拳头那怪异的招式,但更令周拳头吃惊的是凌海体内的劲气.当他的一正一反两股拳气逼入凌海体内之时,凌海竟一改刚烈之气,变得阴柔无比,而且从体内流出两道阴阳之真气,阳如烈火,阴如玄冰,竟将那一正一反之举气完全吸纳,变成了凌海自己的内力.凌海的手掌紧紧地吸住周拳头的拳头,让他没有抽退的可能,而另一指却迟迟未曾击下,因为他已碰巧知道对付周拳头更好的方法.周拳头大惊,要命的一惊,他猛地向后收拳,但凌海体内的先天真气本有吞噬外来真气的能力,再加上冯氏两兄弟存在体内一阴一阳的真气,竟很轻易地将那一正一反两股真气归为已有,岂不让凌海大喜.周拳头胜色渐渐发白,身体不断地颤动,但不能言,不能叫,不能动,一动真气泻得更急,更快,所以他注定要败亡.凌海不言不动,静静地似进入禅定状态,将新吸纳来的真气在体内不断地流转,渐渐运用自如,而那一正一反之真气亦愈涌愈急.不过片刻周拳头的黑发已变成灰白色,再也不能靠功力来保持容颜,所以他又回到了六十多岁老头的身份,皱纹越爬越多,终于软倒下去,但已变成了一个废人,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 凌海没有杀他,也不必杀他,能够少杀一人不是更好吗?何况周拳头再也不能凭拳头为恶,或许这会比杀了他更难过。 凌海缓缓地走出土坑,这时才传出周拳头的呻吟声.掸掸衣服上的尘土,黑暗中凌海显得无比的潇洒.四周围满了毒手盟的弟子,却没有一人说话.他们当然知道周拳头完了,彻底地完了,毒手盟重庆分舵完了,几个主要人物全都死了,几个小头目也都死了,唯剩下一批弟子.“你们还依然跟着毒手盟吗?”凌海的声音很柔和.没有人哼声,一片沉默,唯有轻微的江风吹过来夹杂着几声杂乱的蝉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亲人,你们也有父母兄妹,难道在毒手盟欺负别人的父母兄妹时你们就没想到自己的父母兄妹?我想你们天性都是善良的.现在重庆分舵完了,若你们依然要誓死追随毒手盟,我也不为难你们.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想随便杀某一个人,但我若再看见你们再为恶江湖,做出伤害他人的事,那时我绝不会心慈手软!”凌海有些激动地道.“大侠,我们想跟着你杀尽天下邪恶之徒.”有几个大汉站出来向凌海抱拳道。 “我谈不上大侠,在这个世上真正能做一个大侠是很难的,何况我不喜欢这么多江湖礼节和规矩,只知道是危害百姓,扰乱江湖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所以具体地讲,我应该只是一名杀手。若说要杀尽邪恶之徒倒是可行之举,你们若有心,不必跟着我也能够为江湖做一些善事。”凌海谦虚地道.“不,大侠,从你的身上我感到了一股浩然正气,绝对值得这大侠二字,若能跟在你身边,一定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所以我想恳求大侠允许我追随.”一名大汉道.“这位大哥你高姓大名?”凌海温和地道.“小人温长庆,自小便失去双亲,以放牛为生,后来随一江湖武师学过几招工夫,后被毒手盟招揽过来,到目前为止才不到两年时间.”那大汉道.“这里有没有在毒手盟干的时间长一些的人?” 凌海依然很温和地道.这些人早对凌海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一股浩然正气使他们恍然觉悟,而那惊世之武功更让他们信服,同时又彬彬有礼,不傲不狂,顿使所有毒手盟的弟子都心服不已,所以他们有百分之八十想追随凌海,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怕遭到毒手盟的报复而不敢做如此打算.“不知对大侠来说,几年才算长呢?”一位中年人问道.“至少要四年以上,大叔你可知道有多少人达到这个年限?”凌海道.“在下便是一位,我在毒手盟做了七年,这里四年以上的也有几十个.”中年人道.“那好,我想找大家查探一件事情,不知大家能否坦诚相告?”凌海道.“只要知道,无所不言.”几十个人异口同声道。 “那好,请各位借几步说话。”凌海道.树林里很幽静,蝉虫交鸣,树叶轻轻地拂动,月光的余韵从树叶中穿过,形成一点点圆辉,凌海和毒手盟的一干人都来到了树林之中。 突然林中飞射出一道白影,使毒手盟的人如临大敌,但凌海却飞跃过去,一把抱住对方,高兴地道:“平妹,你也来了?” “是啊,我见你这么久都不回来,心里急嘛!” 孙平儿幽幽地道.“我知道,你很担心,但我必须把这里的事摆子才能回去,你说对吗? 否则杨老爹他们不就有麻烦了?”凌海道。 “我不管了,现在我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有事让我们一起办,行吗?”孙平儿撒娇地道.“好吧,我现在想查一下我家的仇是否和毒手盟有关.”凌海深沉地道.“海哥哥,你的事本就是我的事对吗?我们一起去问他们吧。”孙平儿拉着凌海往回走道.“大家好,这是我的妹妹,刚才让大家受惊了实在不好意思.”凌海歉然道“没事,不知大侠有什么事要吩咐?”那中年人道。 “我想知道,贵盟对三年前凌家庄之毁有没有异常反应.”凌海道.“我们在盟中的身份很低,所以盟中一些大事也轮不到我们过问。但据有人说,三年前的事可能与我盟有一定的关系。我听说凌家庄出事之后,有很多本盟的高手都无故失踪,我们分舵便有十一名高手失踪,因此现在我们分舵的实力大减.那十一名高手武功都达到了谢万金那种级数,甚至有的比谢万金更厉害。”中年人道.“是啊,我记得在凌家出事之前,我们分舵有十二名高手不见了,其中便有谢万金。但两月后凌家被毁,谢万全又突然回来了,并且性情大变,比以前凶残百倍,三年前我还记得他待人很温和,但失踪后回来人便全都变了。其他十一名就一个都没有回来,所以他就成了副舵主.”一位老人记忆犹新地道.“是啊,我还听说别的分舵都有很多人在三年前无故失踪,但是各分舵都没有派人去找去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一位长满络腮胡子的大汉道。 凌海和孙平儿听他们一一道来,凌海握着孙平儿的那只手越来越紧,竟渗出了汗水.“海哥哥,我们也该走了.”孙平儿对着凌海的耳边小声道。 凌海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感激地望了望孙平儿一眼,道:“好吧,大家说了这么多,足以证明毒手盟就算不是亲自毁去凌家庄的,也是帮凶。” “我想应该是这样.”那些人道.“多谢大家为我提供了这么多线索,在下感激不尽,若大家执意要跟随我的话,就请到安徽天柱山雷家四位大侠那儿去等我.我现在有事要办,先走一步.请大家海涵。”凌海抱拳道.“好,那我和众兄弟便在天柱山等侯大侠大驾.” 中年人道.凌海拉着孙平儿的手消失于夜幕之中。 船上,杨老爹不停地抽着旱烟,杨顺风和杨平安两人喝着闷酒,杨水仙拿着小竹杆不停地敲打着江水。“江水悠悠满舱愁,寂寞明月独挂枝头,偶有野鼠奔过,急抬头,却是夜色笼心头,心牵魂挂泪水流。江水悠悠,流!流!流!流不尽仍是愁.” 凌海和孙平儿的脚步很轻,但还是惊醒了杨老爹.他急忙放下烟袋,兴奋地叫道:“公子和小姐回来了,回来了!” 杨水仙一失神竹杆竟掉到江水里去了,跑到岸边,激动得差点扑到凌海的怀里.杨颊风和杨平安赶忙一个端酒一个执杯道:“公子,来喝口庆归酒.” 凌海笑着端起酒杯道:“多谢二位大叔挂心.” 说完,接杯缓缓地放在鼻子上停一停,然后一口饮了下去,轻轻地又将碗杯还给杨平安.“让大家担心了.不过没事,重庆的毒手盟分舵完蛋了,周拳头已成了废人,谢万金死了,这里的老百姓可以过一阵太平日子了.”孙平儿高兴地道。 “什么?连谢万金和周拳头都废了,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这两个人的武功少有敌手,尤其是周拳头,听说这个人平常杀人的功夫从来不出三招,且都不是绝招呢,是什么人能将他给废了?”杨老爹吃惊而又不敢相信地道.“当然是‘正义杀手’干的了,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领呢?”杨水仙肯定地道.“丫头,你怎么知道是‘正义杀手’干的?你怎么知道正义杀手能废了周拳头?那什么黎泰安、肖万智呀,每个人都变成十个都不够周拳头一拳头打呀,你可知道吗?江湖传说他已练成拳之八道之一的——‘霸道拳’!”杨老爹问道.“不错,周拳头的确很厉害,但那‘正义杀手’更厉害,正是他将周拳头和谢万金两人击杀的.”孙平儿道.“是啊,重庆毒手盟的弟子还被他解散了呢.” 凌海也插口道。 “那,那真是大喜事,大喜事呀,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杨老爹大笑道.“真是大喜事,真是让人高兴呀,那位正义杀手真是老百姓和江湖的大救星呀!”杨平安也激动地道。 扬水仙和杨顺风相视一笑,凌海搂着孙平儿走进了船舱,道:“大叔,还有没有饭菜可吃呢?我的肚子好饿.” “有,有,叫仙丫头再去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畅顺风兴奋地笑道.“好,我这就去热,再为公子和小姐做一个清蒸鲍鱼和一道三花鱼怎么样?”杨水仙道。 “好啊,我最爱吃这两道菜了,以前我经常吃,可是这几年却没有吃过了.”凌海高兴而又有些凄惋地道。 “那好啊,水仙妹妹,我跟你学做这两道菜行吗?”孙平儿忙道.“可以呀,只要你愿意学,我还会做很多种鱼呢!”杨水仙十分高兴地道。 “那太好了,我都想学。”孙平儿道—— 幻剑书盟扫描,骁风OCR,旧雨楼张丹风排版

本文由金码会救世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拳道极限,两极拳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