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码会救世网 > 文学小说 > 猎鹰折箭,尔奸吾毒

猎鹰折箭,尔奸吾毒

2019-09-07 14:46

“不错,我便是猎鹰.”猎鹰向冯无悔道.“久仰大名,但我想,我们的仇恨不应结得如此之深吧?”冯无悔有些惋惜地道.“但事实上我们的仇恨已经结得够深了,我们的兄弟出了川中便无人返回,这不是你冯家干的好事吗?”猎鹰痛心地道。 “不,我想猎兄弟有点误会了,我们冯家并未对走出川中的杀手盟兄弟进行任何行动。” 冯无悔解释道。 “难道我们杀手盟不是和你冯家斗争得最激烈,而你们又恨我们入骨吗?除了你们,谁有这样的能耐和心情来对付我们杀手盟呢?”猎鹰狠声道。 “不错,你们杀手盟将我冯家在川中的势力全部都拔除,我们是对你们恨之入骨,可是我们不可能对你们杀手盟兄弟的行踪和模样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吧?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能让你们杀手盟的兄弟全部失踪呢?何况这川中四周的范围这样广,我们怎么可能拉这么长的阵线去专门对付你们的兄弟,若我们有如此大的力量,何不直接到川中将你们一网打尽,岂不省掉很多麻烦?”冯无悔娓娓地道.猎鹰不语,他在思索,他思索的时候便是将一切都抽开了,包括仇恨.他在考虑,冯无悔的话也的确有道理,但仇恨已成为现实,难道便这样放过冯无悔,那这次出川又有何意义?“猎兄,怨怨相报何时了?我们都是聪明人,我们也是死里逃生过的人,我们比谁都知道生命的可贵.不错,你们杀死过我们很多人,甚至我堂弟、我二伯,但我们也不能为这些死去的人而又害死我们活着的人呀.谁的命值钱,贱命好命不都是命吗?你杀了我只不过是在这游戏中又多制造了一个鬼魂而已。 就算你将我们冯家全部杀尽,而你的兄弟本来都可以生龙活虎地活着,可是就是因为杀我们一个无辜的冯家而一个个地在你面前倒下去,你忍心吗?你不痛苦吗?到时若杀尽冯家之后只剩下你,你独活又有什么意思?何况现在国难当头,我们通过网络得知金兵有进攻中原的野心,而且目前正在调动兵马准备入侵,我们为何不珍惜有用之躯,去抵抗外侮呢?”冯无悔的话一句比一句沉重,一句比一句愤慨,一句比一句真诚,一句比一句痛心.猎鹰的心很乱,猎鹰的心很痛,猎鹰的手在颤抖,猎鹰的思想很矛盾,对方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说客,每一句话犹如金石般敲得猎鹰的心在痛。 这个时候,其实冯无悔有一百零九次杀他的机会,但冯无悔并没有动手,也没有再说话.整个赌坊都很静,只有猎鹰那粗重的呼吸声,那群杀手也没有动,他们也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人,所以他们的心也同样很乱。他们毕竟也是热血男儿,可以为友情,可以为忠义,抛头颅洒热血,但他们也绝不是盲目的,绝不是兄弟的仇不报,其实他们对冯家的打击已经够大的了,可冯家似乎并没有作多大的抵抗和报复。 “你又怎能证明我们那些兄弟不是你们冯家之人干的呢?”猎鹰恢复了镇定,问道。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当然你或许不相信我的人格,但这里的乡亲们,却知道我从来是说话算数的,从来不会否认所作的事!”冯无悔激昂地道。 “是啊,冯兄弟从来都不会做对不起大家的事,对朋友够义气,是个好人,我们大家都可以作证.” 一个老农模样的人出言道。 “不错,冯兄弟在我们这一群人当中从来没有做过说话不算数的事,更不会轻易许诺,我们全镇的人都知道。”一位猎人模样的人道.“他们的话,你若还信不过,但刚才在你思维混乱之时,我本有一百零九次杀你的机会,可我并没有动手.还有你身后的十名兄弟,至少每个人都可以挨上五六刀,但我们没有出手。若你们那些兄弟是我冯家所杀,难道就在乎多杀你几个?”冯无悔静静地道,叫猎鹰出了一声冷汗.“以你之力,恐怕还不够吧?”猎鹰有些讥讽地道。 “当然,由我一人之力是不可能逃过你十名兄弟的毒手,但是你别忘了,这里是翠山赌坊,这赌坊是我冯家的基业,这里不仅有我们冯家的嫡系高手,而且还有外系拜月教的高手。 今天不光是你这一组,你还有三组也都是在随时可以消失的状态,唯有你们在翠山楼里的兄弟是安全的,那里只有两名店二小,和一名帐房,三个厨师。而你们却是十人一组,所以他们是最安全的.”冯无悔拍了拍手掌,那赌坊上的墙砖突然一块块地掉了下来,居然是一个个如箭口,而那些押宝、推牌九的,都拿出刀来,站在猎鹰旁的人居然也是拜月教的.“那你为什么不杀我们?”猎鹰冷冷地道。 “因为你们都是有骨气、有理智而且识道理的热血男儿,我们杀了你们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你们每一人都足以抵挡数十名金兵,我为什么要杀你们呢?”冯无悔慨然道。 “你们难道不因为仇恨而将我们杀掉?”猎鹰疑问道.“我不是说过怨怨相报何时了吗? 何况我要杀死你肯定需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我又何必拿自己的兄弟去开这样的玩笑呢?这样的游戏也未免大奇怪了吧。”冯无悔道.“好,算我猎鹰今天欠你一个人情,他日我定当还你,我会回去尽力劝说盟主叫他放下这段恩怨共杭外敌.我想凌兄弟在天之灵也会如此的.我们走!” 猎鹰感激地道。 “猎兄明理,冯某衷心佩服,就由我送猎兄一程。”冯无悔真诚地道。 “多谢。”猎鹰抱拳道。 “请!”冯无悔一摆手道。 “公子,你一人去吗?”一位年青的小伙子有些焦虑地问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相信猎兄的为人.”冯无悔平静地道.“冯兄对我如此推心置腹,叫我真不敢当,但若有朝一日我们仍免不了要在战场上相见,我依然不会手下留情,也望冯兄不要手软。”猎鹰凄惋地道.“好,我们今后是敌是友便要看猎兄了,若今后我们能成为并肩作战的朋友那该有多好!”冯无悔无限向往地道.“若真有这么一天,你我定要痛饮十坛你们冯家的百花酿。” 猎鹰豪放地道。 “当然,我定会陪猎兄同饮,不醉不归!”冯无悔也豪气干云地道。’猎鹰和冯无悔并肩走出翠山赌坊。迎面走过来的几名大汉神色为之一变,其中一人向冯无悔抱拳道:“公子……”然后又斜眼看了看猎鹰,有点为难地停下要说的话。 “有什么事旦说无妨,暂时,我已和这位兄弟是朋友.”冯无悔拍拍猎鹰的肩对那几名大汉道.“公子,翠山楼那边,那边……”那名大汉有点伤心地道。 “什么事?快说!”冯无悔沉声道.“那边的张掌柜,还有小顺子、小方子及几位掌厨师父,全都死了,那伤口是剑伤,似乎已经死了几个时辰,而尸体却是在后山的野猪洞里发现的.”大汉接着说道.“什么?居然死了几个时辰,那这几个时辰,翠山楼掌柜和掌厨的是什么人?”冯无悔急问道.“冯兄,我们赶快去看一看。”猎鹰心中也是一急.他很明白,他们那些兄弟只不过才到一个时辰左右,而那翠山楼的人却死了几个时辰,那就是说,有人想借冯家之地除去他的杀手盟兄弟,然后再嫁祸给冯家.回说翠山楼内的杀手兄弟们.那正队长叫洪华,副队长叫谢成,他们很安稳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洪华一面调息一面戒备.他这张桌子是靠近大门的,只要门外有一点小动作,便能看得一清二楚,而对于楼内的动静更是洞若观火,所以他们很放心地坐下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黑影迎面射到,那速度真是快若疾电,气势也若山洪一般威猛。 洪华大惊,这是一支钢箭,一支绝对不是他可以挡住的钢箭。 而所有的杀手兄弟也大惊,他们全向大门外箭射而至的方向看去,但见又有四支劲箭势如破竹地飞射而进.洪华无需想,他只能将大木桌一掀,人便立于桌后,而有几名杀手兄弟便向门后一靠.“哚、哚、哚…..”五支劲箭全部射入桌子,可桌子在“哚哚”之声传出的五十分之一秒钟内爆成碎木,五支劲箭只是速度、气势稍减一点儿,依然向洪华射到.洪华却借这五十分之一秒钟向下一躺,整个身子着地,手中的长剑一挥,扫落了四支箭,那第一支箭却依然射向了洪华的左肩.“当!”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谢成一剑击在那支射向洪华左肩的箭上.箭斜斜飞出,而谢成却被震得手有些发麻,心中惊惧异常.是谁有如此强猛的劲力?洪华刚准备起身,却又有四支劲箭飞到。他无法可想,便就地一滚,向门的右边滚去.“轰……”四支箭竟将地面的大青砖震得粉碎! “兴山箭王辛如箭!”洪华惊叫道。 “怎会是他呢?他不是毒手盟的四大天王之一吗?怎么会帮冯家来对付我们呢?”谢成也惊叫道.“不知道,大家小心一点,他那张弓是当年鲁胜天大师做的,加上他力大无穷,我们不可以力敌,若找个机会以剑阵困住他,便不怕他的神弓了.”洪华小声地道.这时,一个身形如巨山一般的中年人从翠山楼对面的树林中缓步走了出来,一张巨弓和一袋钢箭,走起路来,如巨斧开山般震得地面都哗哗作响。 洪华低声道:“我们只能和他近身缠斗,否则我们都难逃他神箭的毒手.” “嗯,我来引他发箭.”谢成应道。 洪华几人都靠在门边那粗大的石柱后,还有那一道很厚的青石墙。这个酒楼的结构基本都是由石头和木头作成的,大门的门庭和大门两边各一丈地都是大青石拼成,雕工很细致.而楼厅中间都是用大石柱撑起来的,各种浮雕的确是算比较华丽的,而洪华和一干杀手兄弟便是靠在这段青墙后.谢成突然闪身立在大门口,对“兴山箭王”辛如箭吼道:“王八蛋,你就知道在别人背后射箭暗算,有本领就射呀,老子站门口,看你有什么本事.” 辛如箭大怒,“嗖嗖……”一弓射出四支连环箭,每两支箭在空中撞一下,便改变弧度从两侧和正前面射向谢成。 谢成却在辛如箭的手一晃时便开始向门边靠,但还是被钢箭划破了衣服,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王八羔子,怎么吓得这个样子呀,咱们来好好亲近亲近吧!”辛如箭放声大笑道。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靠鲁胜天大师的宝物吃饭吗?要是靠自己呀,不被小孩打扒下才怪呢.”洪华这时滚身立于门口讥嘲道.“嗖”,这是一支气势如山的箭,带着风雷的呼啸,比电光还疾地射向洪华,洪华慌忙向门后靠,但又岂能比箭的速度更快,洪华迫不得已,用剑一挡.“当!”洪华竟被震得飞了起来.“当!”谢成一剑将这支劲箭击得斜飞而去,而洪华被震得飞退两丈。 “通”地一身跌了下来.可又有一支劲箭飞到,洪华顾不得浑身酸痛,用力一滚,“哚”的一声,那支箭竟从洪华耳边擦过钉在大青砖上.洪华出了一身冷汗,看看手中的剑,很明显有一个大大的缺口,不由得产生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辛如箭已高大门只有十五丈远,可门内的众人只有挨打的份,毫无还击之力.幸亏有大石柱和石墙为他们挡箭,否则恐怕早就一一没命了.大家都打内心里感到寒颤,如此可怕的对手,根本就不能近身搏斗.“兄弟们,我们只要守着这道石门不让他穿过便可以拖延一段时间,等猎大哥来了再收拾这王八蛋.现在由我和谢成兄弟两人守住这大门口,你们各人守一根大石柱,只要他想穿墙,或见到暗器的射出,便以毒和暗器攻击,千万别正面攻击啊.” 洪华安排道各杀手都寻了一根合适的石柱隐蔽,注视着外面辛如箭的动静。 洪华捡起两块青砖碎块,瞄准辛如箭的位置,猛地将青砖块掷了出去。虽然只是砖块,但力道却异常凶猛,而且角度非常刁钻,这是凌海教给他们的手法,也是凌家的绝学.辛如箭果然不敢小看,抽出一支钢箭巧妙地一扫,将砖块击碎。因为砖块的形体非常不规则,使之和暗器手法不能完全配合,所以便被辛如箭击下。能被辛如箭用箭击碎已算十分不简单辛如箭或许也知道大门不好进,所以他改换了一个角度,向刚才那破墙走来.这里的兄弟也立刻明白辛如箭的心意,忙捡起两块碎砖,疾射而出,并且还有另一名兄弟也发出二块石块支援,前后飞射而出.这一次是四块砖头,以不同的角度,和方位飞将过去,力道也异常猛烈。 因为暗器太轻,远了就难以发挥威力,所以用砖块代替暗器甩出去是再好不过了.辛如箭面色一变,急忙一旋身,抽出钢箭一击,然后伸手接下一块砖头,回扔过来.他的手腕虽然也被打得发麻,但回扔的力度还是大得吓人,“轰”地一声巨响,碰上后一块急射而前的砖头,顿时撞得粉碎,从空中掉下一片碎石.那位扔出砖头的兄弟惊了一跳,然后笑着向洪华眨了三下右眼。洪华也伸出一只中指点了点.原来刚才那位扔出砖头的兄弟不仅是将砖头扔了出去,而且还在眨间把一种烈性剧毒下于砖头之上.所以辛如箭觉得手腕麻了一下。他还不在意,只以为对方的手动比较大而已.眨三下右眼,表示对方已中了自己的毒,那中指点了点表示让辛如箭多射几次.他们是一起训练出来的杀手,对各种暗号都有很深的了解,所以无须言语他们已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那位打出砖头的杀手,一下于站在石柱外对辛如箭吼道:“辛老狗,砖头可不比豆腐好吃,刚才那一击和抄你奶奶般让我心爽极了,你格老子的……”还没说完,辛如箭的箭已射到,目标是这名兄弟的咽喉.当然这是有意引辛如箭用力的,他心里早就有了准备,所以这一箭没能射中.还有一点疾射不中的原因就是辛如箭自己也的确动了怒,一动怒,心里就不能将箭完全控制好,所以没有射中.“他XX的,不服气是吗?但只要你妈妈爽就行,你不爽不要紧.”那位让辛如箭中了毒的兄弟又出来骂道.“嗖嗖嗖嗖!”这次是四支箭,比前几次任何一次都凶猛,那箭如毒龙一般,似是走光的隧道.这次真是愤怒至极的一箭.原来,辛如箭虽然粗野,但他对自己的父母非常孝敬,别人可以骂他,便绝不能骂他的母亲。正因为他的孝敬,那位高人才传他神箭,但辛如箭本身却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这次毒手盟,只是派他来暗杀这几名杀手然后嫁祸给冯家,从而激起杀手盟的兄弟与冯家誓死一拼,没想到,事出他们意料之外,竟被这几个杀手识破那小二的阴谋,且将几十名毒手盟的弟子全部杀光,唯剩“箭王”辛如箭,他不想没完成任务便走,反而着了这几个精灵杀手的道,因此他这一次含愤出手,四支箭特别沉猛.那位兄弟迫不得已,用脚一挑,将地上那小二的尸体挑了起来,挡住了四支箭的去路.“扑!”尸体化为碎块,血肉横飞中四支箭依然如此迅急,而那位兄弟借势一躺,再向侧边一滚. “滋!”右肩上被撕下了一块肉.“哎!”一声惊叫传出后,那三支箭也“轰轰轰”击在他身后的一根石柱之上,竟将石柱撞下一个石坑.这下可将这名兄弟吓坏了,他没想到对方的攻势如此之猛。 “老东西,不服气呀,不服老子再去找你妈怎么样?”另一名杀手也大叫起来.“嗖嗖! 下一个石坑.这下可将这名兄弟吓坏了,他没想到对方的攻势如此之猛。 “老东西,不服气呀,不服老子再去找你妈怎么样?”另一名杀手也大叫起来.“嗖嗖!” 又是两箭射空。这时辛如箭只觉得手中酸麻渐剧,甚至有点难以用力的感觉,低头一看,手上竟有一条青线直升到了肩臂之上.辛如箭一声惊叫道:“你们在砖块上下了毒?”—— 幻剑书盟扫描,骁风OCR,旧雨楼张丹风排版

“是啊,所以老子说,老子找你妈那般爽,你呢却只能旁边看着,理所当然就不爽了,这意思十分明白嘛,你怎么不懂呢?”那位死里逃生的杀手兄弟嘻笑道.“老子跟你拼了!”辛如箭怒吼道。 “来吧,来吧,我们在里面摆好酒席等着你呢。”洪华突然叫道。 辛如箭将箭舞成一团旋风向店内冲来,声势之狂令洪华也吓了一大跳。 砖头、暗器如飞蝗一般向字如箭罩去,“轰轰…” 所有暗器被绞成粉碎,砖头也爆开了花,这些碎末也全因箭弓的那股旋力而随这团旋风向店内冲到.洪华大惊道:“用剑阵阻拦他。”说完便拣起一把椅子向那团旋风猛甩过去.“轰!”那股旋风一滞,椅子变成碎木四射而出.谢成和众兄弟也不甘示弱地将店内椅子一只只甩向旋风。 “轰轰……”辛如箭虽然力大无穷,便也经不起这些猛烈的撞击,握弓的手臂酸麻不已.而左手之毒侵蚀得更快,很快就要侵入胸部了,于是慌忙运功逼毒。 洪华他们岂容他如此轻易便去逼毒,一下子全都跳出翠山楼,将辛如箭围得严严实实.“辛如箭,我们和你毒手盟向无瓜葛,你为什么要这样暗算我们?”洪华有些愤怒地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辛如箭一面逼毒一面答道.“你不回答,便不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洪华狠声道.“哦,那你们还是杀了我吧.”辛如箭轻松地道.洪华似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又想不起来。 谢成却想到了,所以他便急忙大叫道:“快退回楼里!” 杀手兄弟们一惊,似乎都明白了,全都向地上一躺朝楼里滚去。 “哈哈,算你们聪明,不过还是有些迟了!”辛如箭的笑声掩盖了“嗖嗖嗖……”之声.这才是“箭王”的“箭”,这才是真正的箭中绝技,箭中之王,每一弦连珠四支箭,每一箭以不同的弧度,不同的力度射出,也便形成了一个快慢不一的箭阵.这箭势之烈,竟将空气磨擦出一阵锐啸。箭的目标是洪华、谢成和那名扔砖头、石块的兄弟。 幸亏洪华和谢成有所惊觉早一步躺在地上滚动,而那两名弟子躺下的速度依然不如箭的速度,各人的肩上均中了一箭,但这还不是致命的地方,要命的是那假辛如箭的脚和弓.当两人负痛躺地时,那假辛如箭发动了,那如石柱般粗壮的脚快如疾电般踏入让他中毒的那名兄弟的腹中,而手中箭弓也一下刺入另一名兄弟的胸中.他恨透了这两人,所以他不选择洪华和谢成,而选择了这两人.杀手毕竟是杀手,杀手的凶狠,是谁也难以想象的,杀手的生命力有多强很少有人能够测量出来.假辛如箭的脚踩入了那名杀手兄弟的腹中,但杀手的剑也做出了临死的反击。一个比虎还凶之人在临死前的反击是绝对不容轻视的,也绝不是轻易能够对付的,而假辛如箭本身就已经中毒,且受过震伤,所以他绝没有能力避开这一剑,因此,他那条腿失去?“啊!”一声惨叫,假辛如箭的身子倾斜了,斜向箭弓.而被箭弓刺中的那名兄弟同样不是好惹的,一挥剑,也作出了最后的反击,“嘣”一声巨响,那张弓的宝弦,经不起这致命的一击,终于断了。“扑!”那箭弓猛地一弹,一下于刺入假辛如箭的胸中,而那名兄弟也被刺穿了小腹,却一时未能死去。 “嗖嗖……”又是四支箭,目标依然是洪华、谢成,和另外两名兄弟,而他们也在接近楼口,但绝快不过这四支劲箭.“呀……”两声凄厉的惨叫,地上两名重伤的杀手盟兄弟,竟一下子蹦了起来,迎向两支射向洪华和谢成的箭,而又将假辛如箭的尸体挡住了另一支箭。 他们都死了,被箭势撞得飞了出去,很远,几乎被撞进了楼内.他们死了,这次真的死了.“伍兄弟,陆大哥!”几声愤怒而疯狂的声音划破了长空。洪华和谢成一弓身一把抱住两人的尸体,掉下了两行清泪。 另一箭被三柄剑同时击中,所以被击落了,不过他们的剑也崩了个缺口.八个人全都进入了翠山楼,八个人都流着泪水,为了他们的兄弟,亲人般的兄弟,这世间最真挚的友情,最纯洁的兄弟之情。 浓烈的悲痛气息和强烈的仇恨之火在他们的胸中燃烧,将他们体内的血液蒸发成泪,痛苦的泪。谁说杀手无情,谁说人间无情,只不过是他们将感情埋藏得比别人更深些罢了。 洪华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两位死去的兄吊。 谢成却耐不住了,向外面喊道:“辛如箭,你这缩头乌龟,你格老子的不是人,我XXXX娘,看你会得意成什么样子!” “嗖!”一支劲箭带着锐啸向谢成射到。 谢成已经愤,恨到了极点,想到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为救他而死,心中的一团悲愤无处可泻,于是看到箭射来并不躲,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只是定定地看着箭,然后迅速地挥出剑格挡,“当”的一声,剑应声而折。箭势一阻,谢成竟一下子抓住了箭身,但依然抓不稳,箭竟然带着谢成的手一起向他自己的肩上刺到.谢成在瞬间将抓箭的手稍一带,然后放开,这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时间,但谢成却做到了这样的动作.那是因为,在定定地看着箭时,他心里非常平静,在和死亡接近的一刹那问,他也成功地激发了人体的潜能,竟把箭从自己的肩上甩了出去。 洪华急出了一身冷汗,另外几名兄弟也都捏了一把冷汗,唯有谢成并没有特殊的反应,只是在地上拣起一把那批剑手的剑,大骂道:“辛如箭,你他XX的力气拿去XXXX妈吧,怎么如娃娃玩箭一般这么没力度,我看你箭王不如改成箭娃算了,回去吃点你娘的奶再来射吧!” “嗖……”这次是六支,六支连珠箭。不仅洪华吃惊,谢成也大吃一惊,慌忙向旁边疾掠,当快到石柱旁时,六支箭竟在他刚才所立的位置相撞,一下子,六支箭又四散射开,其力度之大,依然不能小看.洪华挡下一支,谢成挡下一支,却依然有一位兄弟没挡好,被射进了手臂。 “哈哈,叫你尝尝老子的厉害,黄口小儿,小心老子将你的嘴巴射烂,叫你回去吃你娘的奶都没力气!”辛如箭大笑道。 “辛如箭,你妈的巴子,你的脸上是否刻有王八蛋几个字,不敢出来见人,只会躲在林中做王八?有种的就出来和你爷爷我较量较量!”洪华站出来怒道.“我怎会和你们这般小儿一般见识,刚才不是老子靠宝物吃饭吗?老子现在用的却是普通弓箭,但照样杀得你抱头鼠窜,这又该怎么讲?”辛如箭得意地道。 “你卑鄙,居然让别人代替你这王八羔子出来送死,我想他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谢成怒道。 “哈哈……我的手段有你们卑鄙吗?处处都进行暗杀行动,难道我只要一次手段就算卑鄙吗?何况我养育了他二三十年,教他武功,给他神弓,还对不住他吗?江湖中生生死死也太平常了,你别像我家的小儿一般信神弄鬼的。”辛如箭讥讽道.“啊……”一声惨叫传了出来,辛如箭突然大吼一声,“嗖”地射出一箭。 “当!”金铁交鸣之后,传出了猎鹰的声音道:“辛如箭,你说得很对,我们是经常进行暗杀行动,但我们所杀的人必是该杀之人,对你,我也不会客气,因为你对我们的暗杀行动了解得很深.” 辛如箭从树林中跳了出来,右臂上插着一把柳叶飞刀,咬牙切齿地道:“你便是猎鹰,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好啊,我很欢迎你来帮忙,只怕你还没有那个能耐。”猎鹰缓步从树林里走出来道,他身后跟着十名杀手兄弟。 辛如箭手一晃就要射出一支箭,可是有两柄刀更快,快得他连箭都来不及上弦便要去格挡。这次又是两柄柳叶飞刀,很锋利的柳叶飞刀,很霸道的两柄飞刀,霸道得连辛如箭也不得不去防备。 这是猎鹰的飞刀。猎鹰是杀手盟中除凌海外的第一高手,其气势、其手段果然不同,辛如箭好不容易才挡开这两柄柳叶飞刀,可是却又迎来了长剑.带着异常凌厉剑气的长剑似乎要把辛如箭劈成两半。这是鹰的双爪,也只有猎鹰才能够让辛如箭手忙脚乱,而射不出劲箭,也只有鹰那居高临下,傲视万物的庞大气势才能使辛如箭不敢射箭。 冯无悔也来了,带着杀手盟另外三队人马和他自己的几名护卫高手。原来当他和猎鹰听到翠山楼的变化时,都知道大事不好,于是猎鹰先赶往翠山楼,而冯无悔却去放掉杀手盟的另外三队人马.猎鹰来时便在林子中发现了辛如箭,也听到了谢成与辛如箭的对话,然后便从背后将他逼了出来.辛如箭能列为毒手盟四大天王,不仅是他射得一手好箭,而且其武功也独竖一帜,那钢箭使得凌厉非常.只见在那一道道剑影之下,他的钢箭也伸缩自如,而且是越战越盛.猎鹰看来还镇不住他,但他已先中了一柄柳叶飞刀,功力大打折扣,也便不能进一步伤害猎鹰.而猎鹰的战斗经验之丰富是无以伦比的,不一会儿,辛如箭的伤口越来越痛,血流得脸色苍白,功力再减,已到了强弩之未了.“着!”猎鹰一声怒喝,震得杀手盟兄弟们耳膜发痛.辛如箭的箭一顿,就这一顿之间,猎鹰的剑长躯直入,削在他的手上,一道凌厉的剑气将这条手臂的筋脉全部毁去,然后剑尖直入顶住辛如箭的咽喉。 怒道:“是毒手盟让你来对付我们和冯家?” 辛如箭一愣,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地望着猎鹰。 “我们杀手盟的四十多兄弟也都是你们毒手盟干的?”猎鹰突然疾声问道.辛如箭脸色急变道:“我,我不知道!” “好,好,你们毒手盟真狠,居然为了要引我们和冯家火拼,不惜对无辜的人下如此毒手,看来我们这个仇是结定了!”猎鹰昂头狠声道.“我们翠山楼里的兄弟,可是你们杀的?” 冯无悔也质问道。 “是又怎么样?反正横竖都是死,也不会再死第二次!”辛如箭大声道。 “猎大哥,伍兄弟和陆兄弟被这恶贼杀了!”听完洪华的话,猎鹰的双目发出凶狠的光芒.“说!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的!”猎鹰厉声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是一死!”辛如箭也回应道。 “只要你能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你今天能好好地离开这里!”猎鹰的口气缓和了一些。 “真的?”辛如箭抱着希望疑司道。 “不错,是真的,虽然我是杀手,但也绝不是言而无信之人!”措鹰口气又有些松缓地道,但他的剑依然是杀气逼人。 “不错,猎兄的话就等于我的话,翠山楼的事我也不再追究了!”冯无悔插口道。 “猎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谢成疑惑地望了望冯无悔,又望了望猎鹰道.“我们杀手盟与冯家的恩怨要先放在一边,待其他事情处理完了再说!”猎鹰解释道.“不错,今天我们暂时是朋友,以后还要看大家给不给我面子哆.”冯无悔微笑道。 “好了,你说吧,只要你说的是事实,我们绝不会为难你的。”措鹰将手中的剑缓了一缓道。 “好,我告诉你,那是因为你们内……啊!”一截刀尖从辛如箭的咽喉穿了出来.一把毫无声息的飞刀从辛如箭背后方向射将过来,这刚好是猎鹰所不能看到的死角,而冯无悔也未曾注意到.倒是几名杀手兄弟发觉了,但还来不及惊叫,辛如箭便已死去.他们大吼一声,向那片灌木丛飞扑而去。 “滋滋……”几柄飞刀划破空气向几名飞扑过去的杀手射到,一条人影从灌木后飞掠而出。 猎鹰大怒,腰身一弓,如箭般向人影扑去,手中打出十二柄柳叶飞刀,三十四粒铁珠子,以不同的角度和方位向人影罩去.那人影不得不一顿,扯下身上的披风一抖,竞将三十四颗铁珠子全部卷了起来,而十二柄飞刀,也被那披风卷成的布条扫开.但就这一顿,冯无悔却动了,他的速度绝不输给猎鹰,他一出手便是两道凌厉的指气飞射而至.这人影是蒙着面的,所以并不知道他表情的微妙变化,可是绝对可以从他的眼睛里看出其惊惧程度。但他并非怕这两指,而是怕脱不了身,于是他又将披风一展,那三十四颗铁珠子又反射而出向措鹰和冯无悔射到,而自己却闪避开两道指风。 “哧哧!”一根树枝被指风击断,一株树的树身被击穿一个洞,而且连碎木也没有溢出.这一指是阴柔的指劲,而击断树枝的却是阳刚指劲。 蒙面人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年龄不大而有如此功力,但他还是极力想脱身。 可他射出去的几柄飞刀并没有阻住几名杀手兄弟,反而又有更多的杀手兄弟扑到。冯无悔的几名护卫高手也同时赶到,蒙面人想走已经无能为力了。 猎鹰一阵疾劈,将射向他的铁珠全部击飞。冯无悔两手同时疾挥,一道道指气,将铁珠全部击下,然后一个潇洒的旋身落在蒙面人身前一丈远的地方。 猎鹰却如大鹏降落一般,轻悄哨地降在冯无悔的身旁。 两人都立着身体,就像两棵参天大树一般,又如两座高山般地威猛。猎鹰和冯无悔的气势融合在一起,蒙面人不禁倒退了一步,但猎鹰和冯无悔又同时逼了上去。 “为什么要杀了他?”猎鹰冷冷地问道,语气似是从万载冰窖中冒出来的一般,一直寒到蒙面人的心底。 “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又太没有种,更不该出卖组织,所以他必须死!”蒙面人沉声道。 “好,好,那就是说,你也至少知道他所知道的事,所以你便杀他灭口,却没想到你依然逃不出去,对吗?”猎鹰无情地道。 “不错。他所知道的,我的确也知道,但你别妄想从我的口中得到任何消息!”蒙面人倔强地道。 “真的吗?他不行,那我能不能知道一些呢?” 冯无悔平静地道。 “你也一样,没有人能从我的口中得到任何消息蒙面人说完,便倒了下去,那黑布下面滴出几滴黑色的血液。 “不好,他服毒自杀了.”猎鹰大惊道。 冯无悔急忙走过去伸手将蒙面人的面巾一拉,惊道:“是唐胜山!” “唐门的飞刀高手唐胜山怎会帮毒手盟的人呢?”猎鹰伸手探了一探唐胜山的鼻息道.“不知道,或许他是唐门的叛徒也不一定!”冯无悔解释道。 “好,毒手盟!我会记得这个仇。冯兄弟,这次多亏你仁义相教,使我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杀戳,但愿我们今后能再并肩作战。”猎鹰静静地道。 “愿猎兄回去能和司马盟主说说情,冤家宜解不宜结,相信今后还有共同作战的机会.” 冯无悔拍拍猎鹰的肩膀道。 “好,那我们这便返回川中!”猎鹰握着冯无悔的手道.“好,就让我送猎兄一程。” 冯无悔也紧握猎鹰的手道.—— 幻剑书盟扫描,骁风OCR,旧雨楼张丹风排版

本文由金码会救世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猎鹰折箭,尔奸吾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