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码会救世网 > 文学小说 > 死亡危机,荒洞藏珍

死亡危机,荒洞藏珍

2019-09-07 14:46

“客官,你们住店啊?”天莲分店的小二很热情地招呼青龙帮诸人道。 “有上房吗?”黎黑燕用众人都不懂的话问通“燕姐姐,你们叽咕些什么?”那小二是当地的土著。所用的语言却只有黎黑燕能够听懂。 黎黑燕笑着对皓月道:“他问我们是不是要住店、” 皓月恍然却又有些好笑地道:‘那也用不着叽哩呱啦的呀、” 众人不禁莞尔,皓月那天真可笑的语言总会给他们带来一些欢快。 那店小二点头应了声,然后便带着众人向客钱中走去。 “客爷是从中原来吧,要不要先去为你们准备晚膳、”从回廊中又走出一个小二打扮的入,却用武昌府的口音道。 众入开始还吓了一大跳,惊问道:“你是武昌府的入?” “不错,众住爷需要上等的菜还是中等的?’那小二很有生意经地道。 “你是天蓬客栈的人?”皓月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突然冒出一句问道。 这下轮到那店小二吓了一跳。惊疑不定地问道:“小姑娘怎会知道?” 皓月露出一个得意而神秘的微笑,向韩秀云顽皮地眨眨眼,转向小二道:“暂时不告诉你,你去叫掌柜的来说话吧,便说杜家庄的庄主夫人和公子到了、” “啊一一”那店小二心中一惊。向韩秀云惊疑地望了一眼,神色有些激动地道:“你是庄主夫人?” “自然是,你还不去叫掌柜的。”皓月装作一副老成的样子,叉腰道、“是是,我这就去通知掌柜的、”那店小二面显惊喜地应道,转头又对那土著小二叽哩呱啦几句转身便走了。 皓月望了望惊异不已的众人一眼,甜甜地笑了一笑道:“哈,咱们又可以喝不归夜了” “是啊要是林大哥在就好了或者是老贼头。”黎黑燕感叹道。 皓月不解道:“老贼头是谁?怎么取这么样的名字?”不过说完也有些呆愣,想来是在想念林峰了。 “老贼头不是人的名字,是峰大哥这样叫的,对是峰大哥最好的一个酒友,经常与峰大哥一起偷酒, “嘿,峰大哥便叫他老贼头喽!”杜威好笑道。 “大哥最好的酒友,嘿,大哥也偷酒喝吗?”皓月大感兴趣地问道。 “你见到了老贼头,叫他告诉你吧,我们所知道的全是老贼头说的、”黎黑燕有些伤感地道。 “哈哈,老贼头居然出卖朋友,看我不去找他算账。怎敢出卖我大哥。”皓月一副不满的样子道,却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奇怪,这里的人怎么如此少,此刻已是黄昏,应该人多之时何况又有如此多江湖人物到此,怎会如此清冷呢?”龙翔天惊疑地道。 “难道他们已到宝藏之中去了?”韩秀云疑惑地道。 “可能是,否则至少师父和师叔他们会在这里、”黎黑燕应和道。 “那我们是不是立即赶去难天峰?”杜威疑问道。 “对,我们应该立刻赶去雅天峰、”龙佩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道。 皓月望了众入一眼,不屑地道:“谁知道这宝藏是否是真的!” “你小孩知道什么!’龙佩不耐烦地道。 “皓月说得也许有道理,不过我们还是快一些和他们汇合。看一下他们的情况!”韩秀云认真地道。 “那我去问一下掌柜,雅无峰如何走?”娄钟应声而去。 天慢慢地变得阴沉,那是因为太阳已渐西沉,在山沟之中,似乎早已笼上了一层阴影。 絮随风和无垢子指挥着驻守在外面的各派高手扎营、休息同时也抽调出一批人去放哨,最主要的,便是守住山谷两旁的山头,那是很有必要的。否则若是有敌人来犯。只要在两边的山头堆下石头和巨木,相信损失是很小的。 而所有各派人分为十人一组,各相距四丈扎营,这也是为了防备敌人聚中而歼,这所剩的一百多人之中,分为三组,轮流值班,形成很有秩序的组织。 絮随风在江湖中并不是汲汲无名之辈。而又是五魁门中的人物在江湖之中,五魁门建立起了一种不可以替代的地位,在联合中,王魁门取得指挥那是可以预见的,另一个因为崆峒的无垢子身份崇高。辈分大,成为负责人之一,自然无人不服絮随风请人全都各有干粮,虽然由宝兴小镇到洞里不过近两个时辰的路,但却不能回去,所以,必须各带干粮。 山谷的西口有微微的风吹了边来,很轻爽,淡淡地带着山林间微潮的空气和泥土的芳香。使每一个人的精神为之一爽。 西方的天空那道淡红色的残霞,给人的感觉似是一件浮动的轻纱,漫漫轻舞在天际像是展示夜的童话 一溜微白的轻云在山的顶部,似与人们很近,天空蓝得有些透明,偶有满身从山顶掠过使黄昏的景色变得更加醉人。 树叶轻轻地抖动。顺着微风的节奏,轻缓地奏响那优雅而清新的曲子。 夕阳只有一半在远方那高山之上,有着血一般红艳的凄美,没有人不为这深山落日而感动。 两边的山壁挡住了大部分的光线。使得山谷之中比另外的地方阴暗多了,美丽的景色似乎只属于遥远的天空。 在山谷两边立哨的二十名好手却真切地体味到这种落日的炫目和耀眼,心情有着无比的激动,他们生在中原,很难得有机会看到如此清新的美景更何况平日哪里有心情去欣赏这种大自然最美妙的杰作,但此刻却不同。 这山各边的山并不是很高,但那天却似乎很近,只有这种近的感觉,才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天的可爱。 杜刺诸人步步惊心走得很吃力,李铁男的腿受了一点轻伤。那是由地面上冒出的尖刺的杰作,不过幸亏杜刺早有惊觉,否则恐怕李铁男已经死去多时了。 这条洞穴似乎很深,而且还有数条岔道,连杜刺也弄糊涂了,根本不知从哪个方向走。 宗浩然和回风堂的高手根据推算,选定了一条,因为谁也不知道分散后会是什么结果,不仅要对付机关暗算。甚至要面对英雄了那些可怕的高手,除杜刺人谁也没有把握可以杀死阎王。天玄也没有把握,他顶多和阎王是在伯仲之间,再加上一个擅于用毒的毒尊肖万邪,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加上无尘子也不行。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一条路走下去,走完若不对,便再取另一条,反正既然能走过去,返回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这是众人的想法,当然还是有人有很自私的想法,那便是哪一条水是到达宝库的正确通道,而自己走错了,岂不让另一批人先得到宝藏?若是私藏,谁会知道?所以他们打定主意不分散,更是由于这一条路上有人走过的病迹,另一条路上没有,他们始终相信英雄冢的人先人洞一步,那边有人走过的痕迹肯定便是阎王请人所走过的路。 走过一段之后,让他人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那便是因为两洞壁之上的油灯全都已经燃起,这个发现,连杜刺的心神也为之活跃起来。 看这油灯所点燃的时间。不过在一个时辰左右,不过这些油灯的灯芯似乎都不太耐点,但这并不是众人所要在意的问题,问题是宝藏究竟藏于何处,这条洞内究竟还有多长,不过看来这条洞穴有一些迂回环绕的超宽,而石壁似是由天然再加以人工修饰,否则若想人工挖好这样的一个洞便是派上十万军马,恐怕也得百年以上了、这里似是天然的石灰层,越往内,越有此感那悬挂的钟乳,晶莹闪亮,的确是很美的风景可这只是给人们增加许多危险感,钟乳当然没人敢去碰,谁知道那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当然也有人并不太信邪,只伸手摸了一下那美丽而闪着纯洁光泽近乎透明的钟乳,那最后断了一只手。是杜刺为他斩的。那只摸钟乳的手被杜刺以闪电的一剑在完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断了血还未来得及喷,杜刺已封住了他的臂处几大要穴。血只是淡淡地流。 所有的人大为惊愕之下,他见到了那只排在地上的手并没有出什么血,而是流脓,只在片刻间就化成了黄水,把地面都腐蚀了一块。 杜制冷冷地道:“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可能是杀死你们的凶器,若想活得长一点便必须收住好奇心,小心谨慎。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谁都想不到居然有这么厉害的剧毒,那伤者面上的痛苦,惭愧和感激交织出的表情具有难以想象的震撼力,使所有的人都收住声音。静静地跟在杜刺的身后前行。 杜刺的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也无法明白这些不安的感觉是出自哪里,但的确有那些危险逼临之感。 他身旁的无尘子似也觉察出杜刺内心的不安。不禁疑惑地低问道:‘杜掌门觉得有何不要吗?, 杜赖吸了口气造:‘我不知道,自从过了这通道,我便感到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似乎潜在着一个极大的危险。” “我想只要大家小心一些,应该不会有问题。”无尘子自我安慰地道。不过杜刺知道他只是在安慰,从他的脸色可以看到。 “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杜刺突然问道,双目凝重地望着无尘子。 无尘子苦涩地一笑道:‘说真的,我的确有一种很不妥的感觉,自从进了这山洞以后,可是我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以为是因为平日担心比较多一些才会有这种感觉而已。” 杜刺的脸色变得更为凝重叹了口气造:“我总觉得这宝藏似乎不太真实” “怎么可能,难道你说这张地图会不是我师弟用绘?”无尘子惊疑地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杜刺解释道。 “难道杜掌门认为宝藏本来就是一个阴谋、圈套?”李铁男倒抽了一口凉气道。 杜刺惊异地望了他一眼。自慰地笑道:‘我这些只是一个感觉而已,可能是我太多心啦” “是啊,我们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仍没有宝藏的横迹,是有些让人难奈、”李铁男自嘲道。 杜刺一呆,旋目射奇光盯着那转角之处。 众人顺着杜刺的目光瞧去,却没有见到什么,不禁疑惑地望了杜刺一眼。问道:“杜门主有什么发现吗?” “我想。应该是有!”杜刺很小心地望了一下地面,大踏步向那转角处走去。 “嗖——”一支劲弩飞射而至,杜刺晒然一笑,衣袖轻轻一拂那穿透力强劲无比的劲弩便若遇到铜墙铁壁一般飞跌了下来。 众人立刻发出一声怒呼,杜刺却向众摇了摇手,以止住众人的冲动,毫无所惧地向通道的那一头走去众人也亦步亦趋。小心防备,甚至不知道这通道中神秘的敌人会是谁。或怎样的人。 “朋友,你以为可以躲得了多久呢?”杜刺冷冷地道。 通道中只有淡淡的余音在振荡并没有任何回答,在通道的另一端,仍是一片死寂,漠漠的死寂。 这一段通道似乎很长,很长。让人感觉到已经走了几个世纪之久有人的好在冒汗,这通道的另一头到底有什么?到底是什么?队伍不自觉间被拉长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被疏散,这是一种防止突然袭击的惟一措施,惟一可做到的。 通道中有灯光,而且还不是很昏暗那淡淡的桐油味道使通道中弥漫了一种神秘氛围,每个人的脚步很南,却成激荡人灵魂的惟一音符,每个人几乎完全收敛了呼吸的声音。 杜刺的嘴角星出一丝微不可觉的冷啸,因为他已经捕捉到了两个人的呼吸声音,具体来说,那不能算是呼吸。而是心跳。一种很轻缓而有节奏的心跳绝没有可能瞒过杜刺的耳朵,但也因此露出了强烈的不安感,他不明白,凭这两人心跳的速度,只不过是一般的高手,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不安呢?想到此,禁不住出一身冷汗忙伸手止住身后的人紧跟的步伐,他大步前行。 这一段似乎并没什么特别的机关并不像他们为了破除前一部分的机关而花去了近两个时辰。 通道的尽头是个大石室,并不像众人所想象的金碧辉煌的宝库,没有什么可以耀眼的东西。除了两盏燃着的灯是发光的。还有两双眼睛。 那不像人的眼睛,倒像双兽眼,野兽的眼睛,红得可怕社刺连做梦都想不到世上有如此可怕的眼睛,眼白是血红血红的,而眼珠却泛起淡蓝色的光,充满了无限仇恨的目光那不是专对杜刺的仇恨,而是对所有人类的仇视,对所有生命的仇视,包括自己、但他们的的确确具备人的身体,具备人所具备的一切外在条件,只是似乎少了人类的灵魂和感精。 除了人,便是石头,褐色之中带有淡淡的粉白,这仍是石灰岩层。这座石室也是天然再加入工修饰。 杜刺停住了脚步又立在通道与石室的接口之处。他不能进,因为他看到了死亡,那是一处被摘下油灯后所露出的东西。 不很明显的东西。但杜刺深切地感到,那正是死神的武器,雪对杜刺也明白了很多东西,也使一来还是很红润的脸色变得像绽放的梅花一般苍白。 “快熄掉所有的灯”杜刺歇斯底里地一声厉呼,声音传出好远好远,在通道中若飓风在翻卷激荡。 没有人预料到杜刺去如此失恋和激动,但没有人会不相信杜刺的抉择,立刻有人以剑飞削那燃着的灯芯立刻将靠近各人的灯火全部熄灭,通道中陷入一片黑暗,与那石室成了反比,一明一暗,但很不幸的是。他们居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每个人都有了一个想发狂的冲动。 “不好。这些灯芯中有毒!”无尘子和天玄道长惊怒地低呼道,所有入也随着立刻闭住呼吸,虽然仍有些发狂的欲念却被强压了下去因为此次进来的全都不是庸手,至少都有几十年的内功基础,所以才能够压得下这股冲动,但也全都立刻向石室之中涌了进来杜刺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对方竟在灯芯中蕴含着毒物,杜赖心头、心中充盈一丝淡漠的悲哀,当众入全都聚于杜刺身后之时,杜刺便将火把扔了出去是那片毒区。 “轰”的一声轻响,那空荡荡的通道竟刹那间燃烧起来。 “哈哈—-’那两只怪物似的人狂笑了起来,露出一张带血的大口,无比的恐怖,所有看到他们的人全都像杜刺一样感到无比心寒,就因为那漠视一切的仇恨也因为那让人毛骨惊然的尖厉怪笑。 那声音有些像一柄柄刀,刺在众入的耳鼓之上,使得心头苦有千万只老鼠的爪子在抓扒。 杜赖一声长叹。顾不了那两个狂笑的怪人,身影扑火火中。因为他看到那几盏已经然灭的灯又燃了起来,他必须让它们死去。 “呼”那些在虚空中悬浮的火焰竟因为杜刺到来而向两边分了开来。露出一条一间即灭的通道,然后众人看到了杜刺以最利落手法把那又重燃的灯火以手指捏熄,按人桐油之中,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那般有力感和自然,每一个细节之中都包含了那难以描述的浩然之气。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体现着完美视感,像天玄这类的高手却完全可以明白社刺选择的出手轨迹。是那样的绝美完善,那是一种最暗合大自然的手法,几乎是无可匹衡的。 这才是真正的社刺,天玄和无尘子这类的高手都看得呆了;谁都在心中暗自叹息,不可否认的那段距离,是很难拉近的,而其他的人也不是全无欣赏能力,虽然在如此环境之中仍不得不大声叫好。似乎让人忘了那两只野兽的怪人。 “呼一一”杜刺像是一只火凤凰一般。从火中飞射了出来,火焰立刻在虚空中死去,顺势之下,杜刺也熄了靠近石室的灯火,幸好。那些桐油因为灯盏所设计的特殊形势而未受火焰的干挠。 “哼,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你们注定将会陪我们一起死去!”那担着被揭去灯盏,而露出一个小蝇头的怪人冷冷地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杜刺淡淡地道。 “我们是主人的人,因为主人叫我们来为你们送终,所以便在这里!”那人毫无感情地道。 “宝藏在哪里,凭你们两人竟想斗我们吗?”一名道教的弟子怒喝道。 “桀桀——”那两个怪人露出一种鄙视而仇怨的神色,怪笑道:“宝藏。你们这些人真会说笑,这里只是坟墓,什么宝藏,只有你们这些合人才会相信宝藏。” “你们的主人是谁?’杜刺脸色很难看地问道。 “废话,主人便是主人,又有谁又谁的!”那两怪人有些茫然地道。 “药人,他们是药人”无尘子大惊失色地道,好像是遇到了鬼一般。 “付惊天找药人!’所有老一辈的人物听到无尘子那一声惊呼,全都惊骇地呼了起来,似乎是遇上了瘟神一般 “不,应该是付春雷,付惊天早在十几年前就去世了”李铁男很冷静地道。 “怎么可能,付春雷怎么会再去制造这可怕的异物呢?”天玄不敢相信地道。 杜刺叹了口气道:‘世上只有付家的人才能够炮制出这样的药人。看来我们今次是死定了、” “药人有什么了不起,虽然满身毒,以天玄道长之力便足以将他们杀死,杜门主如何说这种话呢?”宗定邦不解地道。 “那两个药人还不放在杜某人的眼中,可是今日,我们却要全都间死在这地洞之中,就算不闷死,也会饿死,因为这里已到处都是炸药、”杜刺无可奈何地道。 众人此时才看到那药入手中所握的引线,不禁都面若死灰、“轰~一”一声山摇地洞的震响从遥远的地方响了起来,像是无情催命的钟声,使所有的人霎对苍老了数十年,谁都知道那是在出口附近的通道被炸了。 “你们唯一的下场便是死”’那药人露出带血的牙齿,峥嵘地厉笑道。 谁都知道,这两具药人是不知道自己生死的工具,仍禁不住有着无限的愤怒。 “呀一一”有人忍不住飞朴而上。但却被杜刺拉了回来。 “轰~一”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但众人的心全都有些麻木了。 “你们不该点亮那些灯、”那药人似是在嘲弄地向众人笑道。 “是我们的疏忽!”宗定邦似乎无比苍老地道。眼中尽是惭愧之色。 “不能怪你,谁也不会想到那灯芯之后连着引线。”杜刺安慰道。 “我们回过头去,从另一条路上走宝藏肯定在那里、” “那是来不及的!”杜刺有些凄然地道。 “哼,哪里都是一样这里根本就不存在宝藏,只是一个很好的坟墓只有你们这些愚蠢的人才相信这里有宝藏。嘿嘿!”那药人得意忘形地笑道。 杜刺动了,没有人能够形容他速度的快,因为他一开始便似是立在两个药人的身前。 没有人想到他只是一手卡住一人的脖子,而手中的剑以淡漠似光电的速度,将那捏着缆绳的药人头给切了下来 “轰——”一声强大的巨响之后,石室之中的石块横飞,大块的钟乳。像是被掷石机掷出一般,向众武林人物飞砸而至。 “轰——”无尘子、天玄道长、宗定邦、李铁男竟在同一时间内出掌,将那块钟乳击成无数的尘灰,但他们四人也受不住如此强烈的冲撞,一屁股坐在地上。石室之中灯火全熄。 只有碎石在激飞,那股强大的爆炸气流将所有的入都冲倒在地,小小的碎石竟成最厉害的武器。在每一个入的身上留下数不清的伤口、火把全部熄灭,而那本在空中悬浮的火焰被这股气流一冲,竟被推出了几十大。落在远处的灯火之中。 “轰——”渐传渐近的爆炸声已成了所有人心中能感到的惟一动源。 心脏在剧烈的震荡之中,受到无形巨力的碰去。似乎全都快扭曲变形—— 幻剑书盟连载

郑华发等人再不敢有半刻停留,带着众天妖教弟子将残局一收,迅速地走个干干净净。 “副总管!”石素心和石素凤欢快地跑了过来,一脸喜极之状低呼道。 “你们怎么陪着难兰而到此地被他们追杀呢?”林峰有些不解地问道。 石幸心一脸凄婉之色,修然道:“圣站她……她被迫要入宫” 林峰神色微微一变望了杜娟一眼,轻叹了口气平静地问道:“怎么回事?”旋又转头对那名剑手温和地道:“依那兄,你们与江兄弟一起去喝酒吧,烤两堆火。” 那剑手“哈哈’一笑,立刻撕下脸上的面具向江枫大步走去,而其他人也相继揭下面具。 江枫一呆,想不到这些人竟全都是易容高手,也不好意思地解开面巾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向林峰伸出大拇指赞道:‘林兄,江枫服了。” 依那情朗豪爽地一笑在石素心和石素凤惊奇不已的情况下握住江枫的手。 石素心望了那英俊不凡的江枫,不免多出几丝幽怨之色。 江枫心神一颤,忙道歉道:“石姑娘实在抱歉得很,实因我曾想不能够打败林峰便不以真面目见人不过看来现在怕要永远不能以真面目规人了,所以才会赶快改一下誓言,不打败他也以真面目见入,才会如此,请石姑娘千万别介意、” 林峰想不到江枫如此坦诚不禁洒然笑道:“我现在和江兄已经是朋友了,是朋友便不会打架了,所以江兄不必为此事费心。” “哈哈……那再好也不过,省得我到处找借口为自己开脱”江枫也豪迈地大笑一阵子道。 杜娟也不禁露出深深的笑意,很乖巧地向林峰轻柔道:‘阿峰与石家姐妹先谈吧,我还想付息一会儿,别来打扰我哦!”说着很潇洒地在林峰脸上亲了一口,只看得石家姐妹呆若木鸡,林峰却露出幸福而满足的一笑,将杜娟轻拥入怀,感激地道:“谢谢娟妹!”说着用力地拥了拥轻吻一下,放开怀抱,向一脸惊羡的石家姐妹很温柔地道:“我们到火堆旁边坐着说吧。” “庄主。找不到师叔的踪迹,不过却找到了这些暗器和毒虫的尸体、”涉水把一个小布包在杜刺面前轻轻地摊开恭敬地道。 杜刺的眼睛一刹间竟变得无比雪亮沉声道:“这附近有没有英雄冢的人出现过?” 弟子也怀疑是英雄冢的人在弄鬼,却找不到他们住的地方、”涉水深沉地道。 “这表示‘毒尊’肖万邪曾到过这里,而且‘勾魂仙子’望秋水也似乎已经来了,这些东西你是在哪里发现的?”杜刺想了想问道。 “在西边的树林之中那里有打斗的痕迹。”涉水十分老练地报告道。 “快带我去!”杜刺急切地道。 涉水望了望杜刺那意切的神色不禁有些担心。因为他从来都未曾见过杜刺有过这种神情,至少二十年来没有过,也不敢再说什么便立刻向林中奔去。 树林离“天篷分店”并不远,只是半盏茶的时间,便已赶到而跋山正在那一块虫尸累累的地方立着,见杜刺赶来,听呼道:“师父!” “嗯!”杜赖轻轻地应了声,便低头观察眼前这脚步凌乱的场地。 “南星果然在此地入伏,而对方显然是三个项级高手对他围攻!”杜刺望了望地上那凌乱的脚步后认真地分析道。 “三个项级高手,会是什么人呢?难道是天妖教的三大圣者也在其中否则以英雄冢怎会有如此三大高手呢?”涉水惊疑不定地道。 杜刺不再留语只是脸色微变,旋狠声道:‘想不到阎王尽然亲自出手!” “那师叔他……”跋山焦虑而欲言又止地道。 “我们先得把眼前的大事办好然后再找英雄冢算账!”杜刺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可此刻却真的动了怒,想到一直追随他几十年的生死兄弟却在异地他乡遭人暗算,那是什么血的代价都无法挽回的。 杜刺的心情无比的沉重,像是背着两只大铅球,想到厉南星的死使他对一切都变得意兴索然,就算得到了整个宝藏又如何? “下令所有弟子及各派盟友查询毒尊、望秋水和阎王的行踪及所有英雄冢人的行踪”杜刺声音变得无比冷漠而无情地道,他从来都未曾动过如此浓的杀机。 山林间的风瑟瑟地吹过,夏天却因杜刺浑身那浓烈的杀气,显得有秋末的肃杀。 地上残存的毒虫的尸体仍在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腥臭,有些草已经枯萎,那是因为一种毒很剧烈的毒。 杜刺向天玄道长讲了这件事,道教中人和所有门派之中的人都无比的义愤,都愿意对‘英雄冢’进行讨伐,不过谁都清楚,那是因为谁都不想让英雄冢把宝藏拿了去而此刻又有杜刺——五魁门及道教的支持。谁都想来个落井下石,但所有的人更着紧的还是宝藏的问题没有了宝藏,一切的牺牲全都是徒劳。 杜刺早已知道这个结局,于是聚会了各派的头领一起研究那张无极子的手抄搞这是必行之举。否则将会让‘英雄策’捷足先登,不过厉南星的失踪还是昨天晚上的事对方应该不会如此轻易便能打开宝藏的入口,不过谁也不能担保多过一个时辰之后的结果会如此。 宝藏在雅天峰的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谷之中按图最后的标示,却很难找到洞的入口。 山谷并不是很大,所有入都在寻找,包括每一草一木都不放过,找得很仔细。 发现有异样的,是回风堂的弟子那是一块稍微突出的异石,不是因为那真是机关所在。 而是有人移过的痕迹。 在场的不少机关土木之术的高手,只要一呼,便正刻有人围过来研究结论是,这块突出的崖石竟可向山石内压过去。 有人向外拉,没有半丝效果,最后围在这块石头之外的人便成了各派的主要人物。 “这块石头的确有人动过!”无垢子肯定地道。 “我想应该是阎王他们进入了宝库,不过相信不会太久,看这巨石上的断草,只不过才近两个时辰而已而我们找了一个时辰,他们利用一个时辰根本没有可能研究宝库否则百年前的神愉门也不会成为天下第一门了、”天玄子推算道。 “不错,传说当年‘神偷门’光是入门的三道机关就让天下英雄困了两天两夜,若是这宝库如此轻易地破开,也便不叫宝库了。”无尘子分析道。神情中禁不住流露出激动和欣喜,除杜刺面无表情之外,其余之人,无不欣喜露于表面。 “我们小心一些才是,‘英雄冢’中成名的不仅是毒物还有土木之术,想破开这些机关,想来也不会太难,我们跟在他们之后,倒可以减少一些危险。”杜刺冷冷地道放又转换个口气道:“我们还必须在洞外留下一部分入手。进入库中的入必须少而精,每派中可选出三至五名代表其余之人要小心戒备于洞外,否则若是有人在洞口设下埋伏,恐怕我们不会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 “不错,若是有人在洞口放火,把烟送入洞中,恐怕真的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了。”天玄神色凝重地道。 “这样吧,外面的众人便由昆仑派的无垢子师兄和五魁门的絮随风絮大侠带领,再配合各派的精英,相信可以应付一切问题。”天玄提议遭。 杜赖不禁望了望山谷中的近两百人,只扫了众派的掌门一眼。“不知众位意下如何呢?” “既然天玄道长和杜掌门所说,一切便如此做好了,相信给赋予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侵犯这么多入、”各派掌门应和道 “那么立刻各自选三人跟随入洞,不过谁若是私藏宝物那我先申明,没有人会放过他。”杜刺声音转为冷厉地道。 没有人听不出杜赖话中的坚决之语气,知道杜刺是说到做到之到,本来脑子中许多至念头全都一下子打消了,忙应遵:“不错那便以武林公敌来对待” 杜刺欣慰地一笑高声提醒道:‘现在开后机关大家小心,提防有变” 所有的人神色全都显得凝重而兴奋谁都不知道宝藏开启的那一刻将会是什么样子,不禁睁大眼睛,不过,谁都不知道那宝库之门在哪里杜刺也有些紧张伸出那双晶莹而修长的手这是一双握剑的手。修长而白皙,却给人一种力感。 杜刺的双手按在大石之上所有人的心跳竟似在刹那间加速蹦跳,呼吸也有些粗重起来。 谁也不知道这下一刻会发生怎样的一件事,目光和心神全都凝于那块突出的崖石之上。 “嘎一”一声脆响,杜刺快速地把崖石接入了石壁动作很完美。 “轰一”竟是在崖石对面的山壁上裂开一道很小的门数不倩的劲箭,蝗由般地飞洒了出来。 杜赖脸色一变,谁也想不到那开口意会设在这开启机关的对面,而此刻所有人全都已面对这开后的机关,这样一来,死伤人数竟达数十人当然对杜刺这一路人来说,箭弩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不过,却不得不避其锋芒闪至一旁,看着那些惨呼连连的众人心头禁不住一阵不忍。 那窄小的石门霎时又关闭了,众人不禁全都愕然,但露出悲伤之色的人并不很多,因为这似乎证明正是宝藏的所在,对于他们来说宝物重于一切,死伤一些人算得了什么’这样反而会使宝藏分得更多一些。 天玄的面上也露出喜色道:“想来这大概便是宝藏的入口了。” 杜刺心寒不已,这些人似乎对自己的人的死有些麻木不仁。毫不关心,谁都有些心寒。 “可是这里面却不知道有多少支劲箭在等着你们!”杜刺冷冷地道。 天玄道长一声干笑道:“我就不相信阎王可以进去,我们便不可以!” “也许这些箭正是阎王为大家所准备的也说不定呢!”杜刺有些无奈地道。 “大家先让一让,小心门中再有毒箭射出、”天玄提醒道。同时伸手向崖石上按去。 “合一一”一声闷响,石门又开,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箭射出来。 众入不禁望了望那幽深不见底的洞,心中一阵发毛,却没有谁敢领先进入,那黑漆漆的洞门像是巨兽之口,也像是一个墓门 回风堂的人点燃了一个火炬,向洞中抛去,洞口的一段迅速被亮起,火炬受着洞中阴潮之气的影响,闪烁摇曳不定,不过却在洞口附近,没有埋伏敌入是可以肯定的、” 于是各派特选的高手缓缓地步步惊心地向洞中踏入。的确也够人心惊胆寒的,在黑暗之中谁也不知道什么地方会踏错一步而身残肢碎。 天玄道长立刻由道教弟子接手,而他却持剑在于小心翼翼地向石洞中步入。 杜刺好头却涌起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不过事到临头,退缩也不行了,只得跟在其后,在地上捡起一柄剑小心而入,他好久都没有用剑了,可此刻一剑在手那种亲切的生命感使得心头大为舒畅。 每个人的手上都担有火把更有人备有未点燃的火把。准备洞中时间长作后补。 行过数支柱石洞的两壁之上有油灯,众入也立刻点燃油灯洞中的光线大为明亮。 “这的确有人走过,前面几道机关似乎是给破了。无尘子沉声道。 “大家不能疏忽,刚才那石门上的毒箭便是刚安上去不久,以前的箭已经射了一次而刚才那一次是有人故意而为的、”宗浩然沉声送。 “大家最好不要碰石壁,否则——” “呀——”几声惨叫石壁上竟有几十支交错的铁枪行射而出把走在最前的几人全都刺死众入不禁骇然,这一次进洞的队伍八十多人,每一个都是好手可是对着这满洞莫测的机关部最得那般无力。 “怎么回事?”天玄惊疑地问道。 “有人碰到壁了!”“真是脓包——”有人低骂道,不过却并没有人在意,在这里,谁都在为生死而绷紧神经,没有几人会注意他们到底说些什么。 “嗖嗖——”一阵劲疾而猛烈的箭雨从通道的另一头疾射而至。 “叮叮——”这是每一个人都在小心戒备。自然不能够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过由于那种特制的弩,力道大得骇入,有入的剑竟给撞断了,惨叫连连死伤总是难免的。 众人立刻又向后疾退幸亏这些人所拉的队伍并不是很挤,也便退得并不算太难。 “小心,走白色的石头,不要踏黑色。”宗浩然挤在前面提醒道。可却对死者再也没有什么作用。 众人心头骇然,若照这样盲目地直闯,到时候能够活着的真的没有几个人了,有入提议道:“请会土木之学的人在前面开机关、” “断掌门、万宗堂的好手请前行、”有人提议道。 “不行,他们行在第三排前面再加些人戒备。”也有人呼道。 “大家都别吵,听杜掌门讲话。”天玄立刻高声震住所有人道。 “不错,请杜掌门讲话,他武功夫下无故,小小机关算什么。”有入附和道杜刺心中一淡,不过强振精神道:“各位同道,今日大家走入此步,必须齐心协力,步步小心,否则我们大家绝对不会有好结果,只会是死路一条,在这种地方,我们必须跑开个人的荣誉得失,相互帮助,谁会土木之学清在第三排和第二排行走,第一排之人必须小心心戒备!”说着自己系自踏前。立于第一排。 今人见杜刺如此不顾自身安危,都不禁感动,很多人立刻填充了第一排。 通道并不宽,只能够容许三人并排行走,不过这样便觉太挤。五尺宽的通道,由杜刺领头,其左为岳阳门的李铁男,其志为崆峒的无尘子昂然无畏地向前缓缓地推行。 “谁用长棍之类的?”有人问道。 “我在进来之前,特带了一根长竹竿。”有人呼道立刻便有一村长约五六尺的竹竿递了过来。 杜刺淡淡一笑,向身边的李铁男道:“李舵主便以这竹竿探路吧。 李铁男感激地望了杜刺一眼,知道他是要以剑护住他,不免胆气一豪,大步向前跨去。 按照宗浩然所说的走白色石块。跳跃而行。 杜刺收放心神,任敏锐的灵觉去感应通道前是否有敌人存在不过自入洞穴之后,心中便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却又说不出不安表现在哪里,是因为什么?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提防。 山路不是很好走,不过皓月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鸟一般,再加上黎黑燕这对话宝,使得韩秀云、龙翔天并不觉得如何累,更让人惊奇的,居然是皓月根本就没有疲色。 众入到达宝兴之时已近黄昏满面风尘,掩不住稍稍有些疲倦之意。 “前面似是家客栈!”龙翔天指着那飘着酒旗的一排房子道。 “不错,是‘天莲分店!”韩秀云的目光更为敏锐,老远便已看清酒旗上所写的字道。 “天莲分店,只不知现在是否已经住满了人、”娄钟担心地适。 “反正大家都是要过去的看一看不就知道了、”龙翔天道“天莲分店!’皓月若有所思地噙咕了一声,旋扭头向杜威问道:“在武昌府不是有个天蓬客栈吗?” “咦。你怎么知道?你去过朱家镇?”杜威疑问道。 “我自然没去过,但我大哥去过吗,还说那里独酿的美酒不归夜很好喝呢,所以我就知道了、”皓月不屑地道。 “哦!”杜威恍然应了一声道:“那酒的确是好酒,我家便是经常去那里买酒、” “这不归夜我也曾喝过那味道极醇香滑而滋润,入口甘淡。却很容易醉人。的确是酒中极品”娄钟似回味无穷地道。 “哦。你到过天蓬客栈吗?”皓月疑问道 娄钟脸上显出一丝极不自然之色干笑道:“到是到过,只呆了一天时间” 皓月并没有注意他的表情“那你对不归夜的印象很深吗?不过这一路上的酒棚之中所卖的酒味道是不是和不归夜有些相似呢?” 娄钟一呆他没想到这个事情。因为他认为天蓬客栈根本就不可能到这数千里外来卖酒,那似乎太离谱了,不过经皓月这一提倒似乎真还有这个可能,不禁惑然地道:‘这两种酒的味道果然极为相似。却不知道皓月是如何要这样问呢?难道你也品出这两种酒的味道吗?” 皓月很自然地谈谈一笑道:“我也曾喝过‘不归夜是我练功没练好,被大哥罚我喝的,所以我对这酒的印象很深。刚才在几个酒棚之中,我闻到那种酒香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因此尝了一点。竟发现与不归夜的味道极相似,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众人不禁大为愕然,谁也想不到林峰居然会邪到这种地步,没练好功,便罚人家小女孩子喝酒,更高的却是,皓月的辨别能力和做事小心谨慎及实践能力也会如此厉害。这根本便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应该具备的能力使得众入无不把皓月得重新估计。 而龙佩心头却似乎在想,这小女孩便像是另一个林峰的翻版,深不可测的感觉竟在此刻便让人深深地感到,黎黑热也为皓月的话惊呆了老半天,唯有杜威心中充满自豪,欢快之情溢于言表,韩秀云眸子中更多的是慈爱。 “这不可能是天蓬客栈之人、”龙佩肯定道。 “有谁说得清楚呢!”黎黑燕补上一句道 “这是不可能,若说这是天蓬客栈之八,他们的掌柜老张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一家数代都是经营客栈,想选也不会选如此与世隔绝的山沟来做酒楼生意,虽然这里有宝藏,可是也只能最近一个多月才知道在此地,便是赶来也不可能做得好这一排房子。而至少必须是在三四个月前,那才能够有充足的准备,可惜三四个月前,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里会是藏宝之地,我看这个可能性还不大、”韩秀云也优雅地道。 众入无不颔首从为这个分析的确有道理。 “那为什么会用‘天莲分店’呢?而且酒味与不归夜如此相近恐怕也不会是偶然吧、” 皓月固执地道。 韩秀云毫不戒意地淡然一笑,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皓月的脑袋,道:‘我们此刻不是正去天篷分店吗?只要找掌柜一问不就清楚了。” 皓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是皓月太死心眼了,我是在想大哥,才想要喝‘天蓬客栈’的不归夜了、” “你要喝酒?”杜威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望了皓月一眼,惊问道“男人可以喝酒,我们便不能喝呀?” 杜成道这一抢白不禁干笑一声。道:“自然能喝,只是我怕你才只喝一杯便不省人事了。” 众人听了两个小孩如此有趣的对话不禁都开怀畅笑,疲意尽去。 “哈,你敢小看我,要不要我们比比?”皓月不服气地道。 “那倒没必要!我可不想让人说我欺负小孩。”杜威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郑重地道。 皓月气得秀目一瞪,却刹那又改了一个笑脸,狡黠而又有顽色地道:“威哥哥自然是大人,大人怎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突然又不怀好意地一笑。 “哎哟——”杜威一声惨呼,把众人都吓了一大跳,不仅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两小。 原来皓月竟趁杜威不注意,被夸得飘飘然时猛地揪杜威一把,才使杜威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之下先声叫了起来。 “你干嘛要揪我?”杜威气愤地道。 “十分不好意思我是故意的,不过我只是想试试威哥哥的大度,不过看来威哥哥果然不和我这小孩一般见识。”皓月顽皮地向社威扮了个鬼脸,笑道。 众人一听口真是哭笑不得,这小精灵,是天不怕他不怕,更每每行事出入意表,顽劣而又聪明害得黎黑燕笑得直打跌。龙佩也忍不住捧腹大笑。 韩秀云望着离杜威一丈远立着的皓月一眼,不禁微笑着摇了摇头,满目充满幸福的光彩。 “好哇这么快便要报复,我可管不了大人和小孩了我一定要还回来”杜威恼火地道。 皓月一声欢呼,迅速转身飞跃而出,传出娇笑道:“我就知你没这么大度。不过还要你能抓住我才行” 杜威也迅速拔身追去。 众人望着二小那若飞鸟般轻捷而快速的身法和不住传来银铃的娇笑之声,心中却多了无限的感叹—— 幻剑书盟连载

本文由金码会救世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死亡危机,荒洞藏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