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码会救世网 > 文学小说 > 箫笛齐奏,刀魂附体

箫笛齐奏,刀魂附体

2019-09-07 14:46

林峰请人全换为骏马,全力向宝兴赶去,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再没有游山玩水的心情,谁也不知道是否能有回天之力。 石素心的消息,便若惊天的薛雷把众人惊得飞魄散,谁也不知道天妖教会阴险到如此地步。 林峰并不想与什么正义之门有任何瓜葛那是因为神偷门的大仇,全都是各派一手造成,而天妖教之所以能有今日,也全赖各派所赐,此刻又为着那莫须有的宝藏相互残杀奔走亡命,可见了他们的脾性有多少顽劣,但这其中有林峰的朋友,有杜娟的亲人,他由不得不去,而且必须快,越快越好。 但他们却发现一件骇异无比的事,在会宝兴的路上,竟密布了大量的官兵对每个人进行盘查。 这是怎么回事?林峰心中升起一种很不祥的预感,难道这次夺宝,朝廷也想插上一手? 当然这些关口不仅不能够妨碍林峰反而对林峰大有帮助,因为他有雅兰都王的令牌,且石素心和石素凤更是威武君王府之人,谁敢不给面子,甚至还可以在关口换下已经累得跑不动的马匹,这是林峰也想不到的结果。 越靠近宝兴。关卡查得越严,而到最后盘查的入全都是好手,看来是禁军中的好手,让人心惊不己。 林峰得到消息,那是在有大批大内高手进入宝兴,这只是说明一点朝廷绝不会袖手不管,谁叫这里的藏宝可以支持数支军队呢?谁也不想自己的统治受到威胁,所以朝廷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这些宝藏得者全部从世上消失,或是将宝藏归为己有。 不过林峰却想不通为何这么多禁军和大内高手的出动,而毫无声息呢? 杜娟望着林峰那困惑的表情,便解释道:“江湖中人所遇到的大内高手,其实早就化装成江湖人物,再说,这些人全都只顾追寻宝藏,谁还有心情去理会大内高手还是禁军。” 林峰不禁暗骂那些人财迷心窍,活该找死,不过却也吹了口气“这次该怎么办?”石素凤有些忧心地道。 “这只能随机应变,能怎么办?花无愧野心大大,若不是看在雅兰的价上,我绝对只会杀了他而不会有丝毫留情、”林峰冷然地道。 石素心一阵默然,谁都知道林峰所说的话全都是事实。 “我们没有很多的时间还必须在这里事完后,赶去开封”杜娟很冷静地道。 “谢谢杜小姐对我们圣姑的关心。”石素凤不由得感激道。 林峰也感动地望了社娟一眼谁也想不到这傲然的姑娘,如此善解人意。 杜娟淡淡一笑,却并不再说话。 “前面又有一道关口,我看还是由石姑娘去应付吧!”冯过客道。 石素心轻应了声,夹马驰到最前面。 “马上之人全都下来”一声甚雄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一阵惊讶。想不到对方的功力竟如此深厚,只听这声音,便知是一流高手。 “你们是不是要去宝兴?”几名带刀侍卫打扮的人大步行了过来。沉声问道。 林峰诸入将马缓缓一带,扫了那几十名穿着禁军服饰的官兵一眼淡淡地回应道:“不错!”心中却感到一丝异样,因为这几十名禁军每一个都是硬手。在林峰的感觉里是如此而且这一关口的人手几乎比前面经过的几道关口的人数多了两倍,还有一旁虎视眈眈的近百官兵每人都身强体壮,背负强弓,似乎一副准备打仗的模样。 “你们是什么人?你可知道宝贝兴此刻叛贼猖獗,你们此去可是与他们有什么瓜葛?” 那威武的侍卫冷厉地之目中闪出一丝惊异而神秘的神色却丝毫逃不过林峰的眼睛。 “大家小心情况可能有变,若有事大家立刻弃马,向山上行去、“林峰扫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传音众人道。 在座的无一不是老江湖自然明由林峰此话的意思心中却暗骇不已。 “我们是威武都王府之人,请问大人如何称呼?”石素心淡然毫无所惧地道。 “哦原来是威武郡王府之八,不如可否有令在身?’那侍卫一改态度客气而恭敬地道。 众人似乎想松一口气,但林峰却觉得大为不妥。 石幸心显得很轻松,从腰间掏出一块玉牌,递了过去以很悦耳的声音道:“请大人过目、” 那人很恭敬地接过玉牌脸上掩饰不住有半丝窃喜,看了一会儿便向众侍卫高声喊道: “果然是威武郡王府的人”旋又恭敬地将王牌进到石素心的手中。 林峰心头一动暴喝一声:“小心!”一指疾点而出,带着凌厉无匹的锐啸竟是点向那侍卫的肩井穴。 那侍卫一声轻喝,石幸心在马上也迅速踢出一脚,但一只手已被那侍卫抓起一道深深的血印。 谁也没想到,那侍卫竟在还玉牌之时突然对石素心施以偷袭,不过幸亏林峰警觉得早否则只怕此刻石素心已经被对方擒下了。 “呀——”江枫一声暴喝,竟从马上飞朴而下,一剑向那名偷袭之人斩会,似乎蕴含了无穷的怒火使杀气浓得像一团秋水。 那几十名传卫便在那人动手偷袭的同时向众人扑到。 “呀——”那名偷袭的侍卫一声惨呼。整条手臂完全抬不起来。虽然成功地避开了林峰的那一指却被指风好中被林峰那疯狂的真气未得气血翻涌。 林峰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顽强,但一旦开战,便不能有丝毫的留情因为这时候那近百的兵卫平已搭起强弓。 冯过客诸人早先得林峰提示,所以动起手来并不仓促,动作之利落个个如出闸的猛虎林峰一声长啸,背上的刀若一团烈日在空中闪烁地上、虚空中突然变得炎烈起来,尘土在飞旋,空间似乎在塌陷,塌陷没有谁想到林峰重新提起刀之时竟会有如此可怕的威势连江枫和杜娟都吓了一跳。 林峰心中凝起了无比的自信,也有着万丈豪情在不住地膨胀、膨胀,那是刀的感觉,是刀的生命。 此刻,林峰才真正地体味到刀和人之间那最亲密的结合。再和天之间的无隙合作。 他便若化作了整个自然整个自然成了他的眼睛手脚和所有感官。 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清晰无比地印在自己的心同没有半丝遗漏,包括对方对这一刀的惊惧和震撼。 林峰不再记起自己,眼里只有一个东西,那便是敌人的咽喉绝不能有任何仁慈可以出现那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事实上林峰根本就不清楚对方为什么对付他们这一队人。坏事的便是那近百名禁军,那是一种威胁。 当一个绝顶高手受到任何威胁的时候都绝不会留手。绝不会仁慈,林峰更深明此理。 没有人敢放箭,因为在这斗群之中大内高手所占的比例更多一些,而这里的每个人的动作身法都快得向一阵风,没有人真正能够捕捉到对方的位置。 林峰的刀本来只想斩杀那名最先动手的人但他才一出力便感觉到,所有的大内高手都感到了这一刀的威胁,那是从他们特异的心理变化所捕捉到的信息。 庞大无比的杀气,像是黄河之水从天而降,漫过天际漫过眼前所有的空间。 林峰清楚地记得,这一刀已经划破了三个入的咽喉,但却没有听到半丝声息,那是因为浓重无比的杀气将他们的惨叫全部逼了回去。 这根本不是刀法,所有的人都这么想,除林峰外因为他知道“无法”才是万法之法。 天下间,何谓招?何谓非招?没有人知道能够杀人保命的便是绝招。 没有人能够档住林峰这一刀,当然,这辆刀是不可多得的宝刀,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没有人可以匹衡林峰那锋锐无伦的杀机。 刀折,人亡,刀折了六柄,人亡了四个,便是林峰这横空出世的一刀—— 最顽强的就是最先出手的那名待卫,他竟然没有被割开咽喉,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杜捐有点像头虎,一头凶猛无伦的雌虎,每一刻都是必杀之剑,虽然大内高手人占多数但却绝对不是优势,至少一开始并不是。 林峰的思想和意念完完全全地锁定了那最先出手的人物无论对方如何躲闪,都是完全无法走出林峰的刀势之外。 林峰的刀似乎无处不存,那只是对方的一种感觉一种心胆懊丧要命的感觉。 那几乎是不怕任何阻隔的气势,厉害的不仅是林峰的刀,林峰的手不知道从哪刻开始也变成了凌厉无比的凶器。 “轰一一”一声爆炸性的巨响,阻住林峰去势的刀手变成空中的纸鸯,飞了出去,没有惨叫,但对方的刀柄却被完全击人胸内,不用看也知道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 林峰的动作便是快,快得炫目,让人不知所以没有人能够说那是一种可怕还是一种艺术,因此,无论如何。林峰身体所散发的杀气里都来着一丝平和而安详的基调。 江枫的表情很不好,因为他没能杀死抓伤石素心的那人。连林峰也没能。 石素心却惊呼出那人的名字就因为这一呼,使林峰改变了战略方针,因为那人竟是禁军副统领封见血,林峰在新郑之时,听过这个名字,也知道他方是鹰爪王的嫡系弟子封万年之子,封万年在江湖老一辈人物中很可怕,不过却是数十年未曾踏足江湖,甚至为朝廷办事,江湖中人都不太喜欢提这个入而已,传说封万年的武功曾与道教天玄道长不相上下,其子可见一斑,而鹰爪王又是叫中州第一神捕,由这两个人精心培养出来的高手;就算庸也不会底到什么地方去。 正因为此,封见血对林峰来说利用价值便大了,所以林峰并没有杀他,但刀锋已经切在对方的肩上一股巨力只去得对方五脏六腑全都翻了花。 封见血肯定是有生以来都未曾吃过如此败仗,他还以为自己死了,但后来感到林峰在耳边吹气,才张开眼睛。 战局已经基本上改变,只因为林峰那变幻莫测而又充满着至玄至真的一刀,将所有的大内高手全都逼退。 “你们若想让封见血活的话,就过来动手吧!”林峰的话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不仅如此还含着一种强大至让对方感到虚弱的气势。 其实这只是一种很温和很淡薄的气势,淡薄得像是大自然中的一草一木,温和得像大自然一般深邃。 “哼,你们抓住我也跑不了!”封见血似乎很顽固地道。 “哦,你看我像是要跑的人吗?”林峰轻描淡写地望了地上那几具死得很整齐的大内高手不屑地道。 “你便是林峰?”封见血没有半丝屈服的表情冷冷地问道,不过,那些禁军果然不敢动连大内高手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谁也不好白鹰爪王和封万年交代,这两个人无一不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虽无官位在供却成了一种超然的身份,专为皇上解决一些江湖中的事情,大小功劳立了很多,这些大内高手都要敬他们几分。 “你也知道我,可我记得和朝廷并无任何瓜葛更非什么钦犯为何要设伏对付我们?”林峰冷冷地道。 “哼,你也真是胆大妄为,连雅兰郡主都敢拐,还不是铁犯你可知道雅兰都主即将成为皇上的皇妃?”封见血毫无所惧地道。 林峰不禁一谔,向身旁的杜娟苦涩地笑了笑,旋又好笑道:然们这些禁军是干什么吃的,难道皇上要把每一个情敌全都杀死吗?真是荒唐,我还没到京城去抢人。你反而跑上几千里路来杀我真是好笑之极。, “雅兰都主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封见血一惊道“郡主她出京了?”,石素心一阵激动,掩饰不住欢喜之情地道。 封见血这一下也给借住了惊愕地望了望石素心那惊讶而欢喜的表情,有些难堪地道: “郡主真的不和你们在一起?” “废话,雅兰若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岂会如此大张旗鼓地上宝兴。蠢猪一条”林峰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 林峰晒然一笑道:“给我开路,我要让你们副统领陪我们走一程、” “不行。你必须先把副统领放了”那些大内高手抗议道。 “哼,我林峰向来说一不二,不会伤了你们副统领的,何况你们根本无法阻止我杀一个人。也没有你们谈判的权利、”林峰不依不挠地道。 “就依他吧、”封见血狠声道。 林峰得意地一笑,也很声道:“谁若敢跟来,便叫他们吃吃我的箭。”说完纵身跃上马背。众人也跟着跃上马背,依那情朗的剑轻轻地架在封见血的脖子上,也跃上马背。 “给我让开,你们在五里外接你们的副统领、” 那些禁卫军受林峰的威势一逼,只得散开,那些大内高手只得望着林峰诸人扬长而去,却无法可想,没有哪一人是林峰的对手,便因那神出鬼没的箭法而寒了胆,只得让林峰跑上山—— 幻剑书盟连载

望着杜娟含笑退去的身影,心头真是感慨万千,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轻轻地向付洁琼靠去,望了她身旁的花无愧一眼,见他并没有反对,便大胆地伸手搭在花雅兰的香肩之上,伸出衣袖,轻柔地擦去她腮边的泪水,温柔地道:“谢谢雅兰骗了我这么久,但我却知道,雅兰是为我好,揭开你的面具好吗?我想看看雅兰憔悴成什么模样了,让我心痛一会儿好吗?” 花雅兰泪水却禁不住不流,只是昂起俏脸,凝望着林峰的脸和眼,似乎是想在其中找出到底有多少份真诚和认真。 林峰很坦然,也很安详,眼中注满了温柔和深情,绝对不会叫人产生半丝怀疑他真诚的念头.“你还记得雅兰吗?难道你这么久还没忘记她?”花雅兰执问的声音有些软弱。 林峰却没有丝毫得意,反而更充满了怜惜和爱怜,想到平日那百依百顺的温柔,禁不住一阵冲动,将花雅兰紧紧地揽在怀中,同时伸出一只手轻柔地撕下花雅兰脸上那张付洁琼的面具,露出那比骄阳更灿烂,比牡丹更娇艳,比梦还美,比星空还让人震撼的脸。 赫连天道霎时面若死灰,君道远却因花雅兰与杜娟的那种绝然不同的美而震撼得不知天已将黑。 “大胆小子,连郡主你也敢碰,难道你不怕诛连九族吗?”封万年怒喝道。 一阵清越优悠无比的笛声响起,那种自然流露出的欢快和柔情霎时充盈了整个雅天峰。 在众人惊愕和陶醉之时,又传出一阵短箫,高亢而嘹亮却宛转如九曲之水,从云霄悠悠而下,与笛音相互应和,若两只欢快的鸟雀在林间飞舞、跳跃、嬉戏,又似鹤飞九霄与闲云共舞…… 那种奇妙无比的意境,只把人给听得痴了,笛萧]之音在虚空之中交缠,轻嬉、渲染了一种如诉如泣的情感,先是萧音与苗音应和,后是苗音与萧音相伴,不即不离,那种温馨惬意之感让人充分体味到水乳交融的境界。 杜刺和韩秀云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的欢愉之色,因为吹萧的人正是厉南星.空守了二十年,仍未思成家的厉南星此刻却能如此投入地以箫音去表达那深如海的情意,箫声在虚空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其他人根本没想到厉南星居然还会有如此精妙绝伦的萧艺,只有付春雷心中一阵感动,不禁想起逝去不久的石小凤.今日的结局之离奇和精彩,的确是出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谁会想到竟会有如此浪漫的色调。 林峰不自觉间将花雅兰搂得更紧,杜娟竟也凑了过来,依偎在林峰的身旁。 花雅兰心中一阵迷乱,但杜娟却伸出了玉手,那清澈若寒星般闪亮的眼睛里满是真诚和期待。 林峰心头一阵感动,也不由得望了望花雅兰那如梦般凄美的眼睛,射出渴求的神色。 花雅兰眼角又滑下两颗激动的泪,手有些颤抖地与杜娟的手握在一起.林峰心头一阵欣慰,幸福感霎时将整个雅天峰都为之笼罩,激动无比地将两位玉人搂得更紧。 “林峰,你太狂妄了!”鹰爪王也禁不住怒喝道。 林峰斜眼望了望那脸色铁青的三位宫廷代表人物,淡然道:“赵煦有三宫六院,而我林峰只不过两情相悦而已,有何话可说我狂妄,今日,我心情很好,并不想生事,你们不要逼我出手!” “刘公公,劳你远至于此,实在是不好意思,只是我花无愧这人在山野之中住惯了,并不习惯作皇亲国戚,我女儿的一切,我都表示赞成,虽然我近二十年未曾真正地出过手,但若有人想来为难我的女儿,那我也不得不活动活动一下筋骨了。”付春雷终于第一次承认自己便是花无愧了,同时也很优雅地揭下面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清秀而且又有些微带苍白的脸,与死去的花无愧几乎毫无差别,只是脸上那种祥和而恬静的气质却不是那死去的花无愧所能够相比的。 那种超然而恬静的气质,似是八月的湖水.“花兄,你胜了,我甘拜下风。”杜刺爽朗地一笑,轻缓地行过来,很自然地以手扶着花无愧的肩膀道。 花无愧似乎并不知道杜刺只要一发力,自己便会死上一千次,更没有丝毫的趋避念头,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你没有败,我这是被逼出来的,没有你,我不可能有今日,小凤她一刻也没有忘记你,二十年来,她的心一直属于你,她在痛苦之中熬了二十年,然后独自去了,而我在痛苦之中熬了二十年,终于在小凤去的那一刻,我悟透,天地之间已没有什么好念好想的,生命又是什么?在虚渺的梦中度过了二十年,终归于自然,这才是最终的归宿。” 杜刺面上显出一丝无比伤感之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双目深深地凝望着天空,痛苦地道:“多谢花兄:告诉我,我是一个失败的人,的的确确是一个失败的;人,对不起小凤,对不起花兄,对不起秀云也对不起南星,我是不是一个懦夫?” “爹!”杜娟惊疑地呼了一声.杜刺苦涩地一笑,向杜娟轻轻地摇了摇手,叫她不要做声,仍陷入一片静思之中.“你不是一个懦夫,你只是一个孝子,你不如我,是你放不开,放不开很多东西,这也是你永远也无法参透最后一重‘梦魂叠影’的原因所在,不过小凤在临去的时候,说她理解了你,不会怪你,她说这一生之中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南星,可是这一切也全都是命,命运注定了一个人,他怎么逃也逃不了,正如我虽然已将付惊天的医术全部学会了,达到当世无双又如何,仍然救不了小凤,他还是去了,离开了我们,抛下了她的女儿,抛下这个世界,独自去了.”花无愧眼睛有些湿润,但却听不出语言之中的波动,很平静地继续道:“小凤去的时候,她握住我的手说,无愧,我对不起你,但我此刻已然梦醒,我睡了好久,好久,我终于醒了,这虽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梦,但却有太多的惆怅,有太多的伤感,我不是真的能够完全不去想这个梦,但那样太累了,太累了,我需要静静地想,静静地去以另一种形势活下去,我相信,会永远活在你们心中,永远… 杜刺两行清泪缓缓地滚了下来,落在地上,很响,那是一种心的震荡。 花无愧没有流泪,他的声音是那样低沉和轻缓,双目凝视着无边已转为淡蓝色的天幕,显得无比深沉,有些像逐渐挂上天空的夜幕。 花雅兰却已泪水浸湿了林峰的肩头,却没有哭出声,杜娟和林峰的心也似被揪了一下,深切地感受到那种超然于世俗的,情和爱。 韩秀云呆呆地立在不远的地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而厉南星的箫音却在花无愧露出本来面目之时,变得无比肃杀,悲愤和痛苦,旋即又转为哀伤和悲切,伤感,那种缠绵于箫音中的激愤和惆怅,只让人心头变得无比的沉重。 摇花再也无法与厉南星的箫音相配合,但却深深地沉入厉南星萧声所制造的那种让人心酸的情感之中,使她读懂了埋于厉南星胸中那沉睡了二十年的情感,更读懂了一段缠绵而又真挚无比的情债.厉南星的箫音由肃杀逐渐转为哀宛,轻悠,似是在诉说心中无尽的思念和落空的情感及那对命运无奈而悲怆的感情.摇花的笛音再次响起,却轻柔得像一阵春风,轻轻应和着厉南星的调子,但那笛音便像是母亲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慰着那种悲凉的情绪,一丝丝地唤起那潜在的生机和春意,正是以笛音安慰着厉南星,众人无不听出了笛音与箫音之中那特别的情调。 赫连天道呆呆的像个白痴,定定地望着花无愧和花雅兰,眼中露出的尽是迷茫之色,像是正在另一个世界做着难醒的梦。 花无愧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赫连天道已经完了,已经完全失去了常理,神智已完全混乱。 “君道远,我不想为难你们,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君飞龙并没有死,他会不会为难你,我就难以说了.”花无愧淡漠地道。 “怎么会,你,那,那个花无愧又是谁?”君道远骇异无比地道,仍没有听清花无愧的话,但那种震骇若死的神情已知他已失去了冷静。 “那是本教的妖圣者,只有他长得与我最相近,武功也最好造就,你也不必知道这么清楚,去吧,君飞龙或许会在路上等你,”花无愧淡淡地道。 “啊,飞龙,他仍然没有死?”君道远惊得胜色苍白地道。 “不错,是我救了他,你要小心了,好好地照顾你爹,他已经不能再为你出什么力了!”花无愧依然很平缓地道。 君道远这才发现赫连天道的异样,不由得忙呼道:“爹,你怎么了?” 赫连天道听到这一声呼,有些茫然地扭过头,双眼有些空洞地唠念道:“爹,谁是爹!”说着竟抓住君道远的肩头摇晃,茫然道:“爹,你是爹吗?谁是爹? “爹,你怎么了,怎么会是这样?”君道远心胆俱裂地道.“哈哈,你叫爹,那我也叫爹……”赫连天道完全失去了神智,迷乱地道。 君道远双目之中急出了泪水,一把推开赫连天道的手,向花无愧“嗵”地一声跪下,磕头不止地道:“花前辈,求你救我爹一命,求求你救我爹一命,这个世上只有你医术最好,求你救救我爹吧!”说着由地上爬向花无愧,抱着花无愧双腿,痛哭流涕地道:“我知道他老人家对不起你。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网开一面,救救他吧,你要晚辈做牛做马都可以,只要你救他一命……” 林峰诸人不禁大为感动,谁也想不到这心狠手辣的世家子弟却有如此孝心,看来这个人并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花无愧也大为感慨地道,因为他深切地感到君道远那发自内心的真情。 ‘‘花前辈,我知道你已立地成佛,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我爹的…—’’君道远见花无愧似乎口气有些松动,急忙哀求道。 ‘‘这样一个废人,留在世上只会是累事,何必要救人呢?”一直都未曾开口的刘公公一拂含香的手帕,以让人心头发毛的声音冷冷地道。 “呀!’’赫连天道一声狂嘶,硕大的躯体像是一颗陨石一般,向山谷之中飞去,一蓬鲜血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凄美的彩虹。 是刘公公出的手,几乎没有人想得到他居然会有如此快的身手,连林峰都吓了一跳,那种虚无的感觉,正是刘公公出手的写照。 完全没有半点征兆,快得让肉眼根本无法知道他是什么动作。 “爹-——’’君道远撕心裂肺地一声狂呼,望着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撞向一块巨石的赫连天道,眼神之中那种无限绝望的神情似将他定住了。 但那硕大的躯体并没有撞到巨石之上,那是因为一只手.厉南星的手,厉南星的手也是快得不能再快,就像他掠上山头的身影,比惊鸿更快上十倍,和他一起上山头的还有摇花。 两人的手却是已经拉在一起,厉南星是一手拉着摇花,一手提着赫连天道的躯体。 林峰目中暴出一阵冷厉得几乎刺骨的寒芒,定足地罩在刘公公的身上。 鹰爪王和封万年竟同时打了个寒颤,谁也想不到林峰如此年轻却有着如此深厚无伦的功力,更可怕的并不是那功力,而是那种来自心灵深处一种精神的压力。 ‘‘爹——”君道远抱住赫连天道的躯体时,已经感到这再也不是一个生命体。 赫连天道的内腑已完完全全地被摧毁了,没有半点残余。 厉南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谁也料不到结局会是如此。 “其实,你不必杀他,解救他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散功,他只是因为气怒、惊骇、失望和绝望而引起的筋脉错乱,内息冲撞,使神智混乱,只要散掉功力,自然会好,对你也并没有什么威胁,你又何必杀一个废人呢?”花无愧感叹道。 “花无愧,我做事自有自己的准则,岂用你的教训!哼,你若是今日违旨不让雅兰郡主和我回宫,那你们将是朝廷重犯,还要诛连九族,你承担得起吗?放明智一些,还是不要固执,若是到时候雅兰郡土成了皇妃,你也成了国丈,岂不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你又何乐而不为呢?”刘公公淡漠地道。 “不男不女的狗贼,你不得好死!”君道远息怒得晕了头,狂吼道。 刘公公脸色一变,他最忌的是人骂他不男不女,而君道远此刻正说到他的痛处,岂有不怒,身形暴闪,以林峰都无法看得清的动作向君道远击到。 但林峰比他更,陕,林峰根本就不是用眼看,因为眼睛已经失去了那种效果,而是凭感觉,那种潜在的灵觉。 林峰将自己完全融入大自然之中,根本没有自我的存在,他的思维早已与大自然的一草一木相应和,每一缕流动的空气他都能够清晰地感应到,没有一件事物可以漏过他的心。 他终于找到了雪底深埋的感觉,那是因为对方制造的一种特别的压力,使他完全体悟到那种自然的意境,只将自己完全解放给自然,才能够真正地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也是他体内那禅意的呼唤。 “轰——” 林峰稳如泰山地立在君道远的身前,衣衫随风轻轻地飘动,目光中射出两缕淡淡温和的眼神。 刘公公的身体却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但却没有林峰那样潇洒自然,显然脸上有些挂不住,因为林峰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晚辈,却能够一击将他逼回,虽然并未曾吃亏,却表明已经输了。 “林峰,斗胆,竟敢和本公公作对!”刘公公气急败坏地道。 “若是赵煦不想收带回雅兰郡主的成命,那我们的——战只是迟早的事,更何况,我最看不起的便是那种欺善之辈,更何况,要诛我林峰九族的话,我定会叫你赵家江山不稳,或是天天有你赵家亲王或者贵族王子死去之类的,不要怪我林峰没有事先警告。”林峰狂傲无比地道。 “谢谢你!”君道远好不容易蹦出一句话。 ‘‘林峰,你太狂了!”刘公公和鹰爪王及封万年脸色变得很难看地道.‘哼,赵煦不好好地去治理自己的江山,却尽思淫乱,像我林峰这样的狂人还多着呢,我不是什么大英雄,更不会讲什么江湖道义,若是惹恼我,除非你每一刻钟都守在赵煦的身边,否则,我定叫他人头不保。” 林峰声音无比冷酷地道,让人感觉到他那发自心底的果决之意。 哼,看来是不让你吃些苦头,你是不知道厉害!”刘公公铁青着脸道。 林峰那番话的确叫众人瞠目结舌,谁也没想到林峰狂傲至此,不过谁也知道的确也是这么一回事。 我知道你带了一千禁军,还有近百大内高手,不过到这里的却只有八百,另有三百人在各个路口,但你是否以为这八百人可以将我们这一批当世高手尽数除去呢?若你是如此想的话,的确好天真,虽然禁军个个不是庸手,但却绝对不是这批武林精英之对手,不管你们禁军训练得多么精良,也不管这一群江湖人士是否是乌合之众,我们都起拼死之心,你们绝讨不了好,更不要说将我们尽数歼灭,因为你所奉之令是要将夺宝之武林群豪铲除,以去朝廷心腹大患,这一条只要不是傻子,绝对不会不知道。”林峰冷冷地道。 这次轮到刘公公和鹰爪王等人吃惊了,他们根本就猜不到林峰是由哪里得来的信息,但林峰今次的确是说对了,谁都不会承认,他带近千的禁军只是为了带一个雅兰郡主回去,那样只需鹰爪王和封万年这两大公门中顶级人物便足够,而眼下却出动了这宫内的头号人物和公门中两个拔尖人物,乃足够铲除这各派精英力量的队伍,真的是除了傻子才相信对方只是为了雅兰郡主.林峰淡淡一笑,望了望那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各派群英,又洒然道:“便是你禁军所分布的位置我都了若指掌,每个人都备有箭弩,虽然可以将我们困守在此,但你难道就没有想到,在我们之中有当世两大顶尖用毒高手,只任何一位都可以让你们的禁军受不了,我们便可以由下面的山穴之中潜走,你们根本没有办法阻拦我,在我们这些人之中,弩箭也绝不会是少数,相拼之下,只要我立于山头的几人冲出了重围,我敢担保,你一千禁军回到京城,只剩一百,甚至只剩下你一个,或是全军覆没.”林峰不给对方任何喘气的机会,背后的大弓像是一团旋风般已在身前响亮地响了四下弦,无论是姿势还是角度和那模拟的上箭姿势都已经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只叫众人心神大震,谁也想不到林峰竟会来上这么一手。 立在山头的人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用箭的高手也有好几位,包括花无愧在内,无不叹为观止。 封万年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是一个用箭的高手,刚才林峰的那几下,他深深明白其中的道理,而更可怕的是,林峰那空弦几下所选的位置,正好便是禁军埋伏的地点,证明林峰所说之话并不是纸上谈兵,岂不让人心惊? 林峰含笑望了望脸色阴沉不定的刘公公,不予他以半点反击的机会,接着道:“刘公公以为禁军在夜间出没,可有森林的猎人或是顶级杀手厉害?若是答案是有的话,你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围攻我们,但那种结果你会看到,我们在这之中的顽强生命力,同时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在你们包围圈之外,至少有一百名一流高手和顶圾杀手,更有世代为山中猎人的土著,他们只等我一只烟花,便可以适时地对你们进行绝对无情的打击.” 林峰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支圆筒状物,有一个火线,的确是江南火器堂特制的烟花,这一切似乎早就已经在林峰的预料之中,怎能不叫刘公公诸人心惊。 谁也没想到林峰年纪轻轻却有着如此厉害的头脑,更能如此清楚地把握住目前的局势,这一下竟使刘公公和鹰爪王及封万年下不了台。 林峰依然不管他们的反应,平静地道:“我忘了告诉你,这个世上像我们这类的高手并不是少数,相信你们听说过天玄道长及崆峒三子之名吧?不说天玄道长,便是天应道长,更有甚者,连云寨的苗王萨蛮及天妖教中两大圣者,便不是你们三位可以抗拒的,而这些人此刻就等着我这一支烟花,你们猜得到那是一种怎样的结果吗?” 鹰爪王和封万年禁不住倒抽了口凉气,林峰刚才所点的人,无一不是绝顶高手,一对一,鹰爪王和封万年没有胜算,何况还有这么多高手参加混战.刘公公虽然在宫中呆得太久,对这么多高手并不太清楚,但道教掌教之人和崆峒三子及天妖教两大圣者这类早年便轰动江湖的高手却都有耳闻,此刻却闻说这些人全都在外面,而内又有杜刺、花无愧、林峰、厉南星、韩秀云及毒尊肖万邪、瘟神莫死哭这类盖世高手相呼应,今日之战连半点胜算都不可能存在,若是林峰所说属实的话,那么,林峰说让这一千禁军在回京途中全军覆没那绝不是夸张的说法。特别是毒尊肖万邪、瘟神莫死哭,而花无愧随付春雷学会了全部的医术,对用毒之道绝对不会比那两人差,对于毒那可是防不胜防,而这些人若真是大闹宫廷,要刺杀皇上,那绝对不是一件难事,便是派上所有禁卫军和大内高手护驾都不会有丝毫作用,怎叫他不惊、怎叫他不怒?但怒又如何,刚才他试过林峰,虽然只交手一招,却绝对没有多大的便宜可占,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有被誉为天下第一的杜刺和花无愧未曾动手,而厉南星刚才露出的那一手也足够让他应付,更不用说剩下的高手,凭他——个盖世高手敏锐的觉察力,他感觉到那立于一旁的韩秀云至少是鹰爪王和封万年那一级数的人,那种可怕的实力,不要说是八百禁军,便是再加一倍,在这山林之中,在这接近黑夜之中,都无法将这些人全部留下。 这些都是事实,毫无花巧的事实。 林峰傲然一笑,退身至花雅兰和杜娟之间,仰天一阵长笑,那高亢而悠长的啸音直插云霄,与山林间的风声相应和,十数里之外都可清晰听到。 啸声历久不息,只在山谷间不断回荡、萦绕,余音不绝。 立刻在远处的山头之上也传来了数声激昂清越无比的长啸相应和,接着四面的山头几乎都有那让山林变色的长啸相应。 这些人全都是识货之人,那种以内力逼发出的长啸,正是一个人内功深厚与否的象征,刚才一轮长啸者,无一不是顶级高手,正印证了林峰所说的林外接应的正是那群顶级高手,而且每一方绝不是一个,虽然有些啸声要低沉一些,但却无一不是一流高手,根本不是这些禁军所能抗衡的,因为他们讲的是刺杀,而不是上阵交战,禁军便有了先天的劣势,在黑夜之中,在山林之中,这更让那群刺杀高手如虎添翼,谁也无法改变这种结局.花雅兰有些难以相信地望了林峰一眼,才两个月不见,林峰竟变得像另一个人似的,不过,林峰的才智她总会信得过。 林峰的确与一个月前有很大的变化,那是一种内在气质上的变化,不再是表现于外在的邪异魅力和魔焰逼人的气势,而是一种浩若深海的深邃莫测,可以感到他那发自内心博大而深挚的爱,却无法看透他的人,就像是人永远也无法看透的世界一般。 刘公公目光很阴冷地盯着林峰,谁也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但很清楚地觉察到他有退却之意。 林峰仰天“哈哈”一笑道:“刘公公,这并不是你有违皇命,而是为皇上为天下武林造福,也可以说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你是一个十分明白事理的人,赵煦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当不会不明白这种结局,若是你一意孤行,只会让江湖人人自危,那便是十万禁军也无济于事,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各得其所,并不想与朝廷有任何瓜葛,更没有闲情去找朝廷的麻烦,今日若就此罢过,他日相见,我们还会有一线情面,封老师和鹰爪王在办案时也会轻松多了,何乐而不为呢!” 刘公公也仰天打了一个“哈哈”笑道:“本公公今日之事,本就是为了那莫须有的宝藏而来,而现在宝藏已经证实只是骗局,我又何必再生是非呢?江湖代有英才出,林峰,你果然没有让人失望,本公公佩服,不过你也太狂了,居然敢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直呼皇上的名字,身为大内总管,却不敢有任何包涵,就算可免去郡主回宫之事,但你出言不逊,欺君犯上之罪,我只能秉公而办了,林峰,你有何话说?” 林峰重重地将杜娟和花雅兰搂了一下,在二女有些担心的眼神之中,昂然地踏前两步,朗声道:“我是江湖草莽之辈,不懂得什么国规皇律,心中只有天地,父母和亲人,更多的是江湖,若公公想定我罪,我也不·想反对,但我只怕公公无能为力,只要公公愿意,我可以接受任何公平的挑战。我们是江湖中人,从不会和朝廷有关系,对朝廷我们可不讲任何江湖规矩,而在江湖便必须依江湖规矩解决,不知公公意下如何?”说着毫不在意地打量了鹰爪王和封万年一眼。 “你……”刘公公气恼之下,确无话可驳,不禁怒道:“好,我便依江湖规矩解决,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领.” 林峰傲然一笑道:“刀剑无眼,若是公公能把我当场正法,那我无话可说,你是以江湖规矩解决,相信他们绝不会出手,但要是公公你不小心受了伤,请千万别动气.” 杜娟和花雅兰虽然满是关切之情,却被林峰那强大的自信所感染,虽然知道那老太监的功力高深莫测,知道林峰决定了的事,从来都是无法改变的,更何况这是那老太监惟一下台的机会,若是真的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发起进攻,那时候的结局就变得难以想象了。 杜刺和花无愧及韩秀云的心里都不很乐观,厉南星目中更显得关切,可以说他对林峰有一种像慈父一般的关怀,打一开始,便是关系很融洽,而此刻却要与一个可怕得像没底深渊的绝顶高手相搏,虽然林峰的成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可对方却是长了几十岁,但事情至此,也只好干着急。 最惊异的还是摇花,她当然听说过有这么个年轻高手,但却想不到竟然如此俊美和狂傲,刚才她亲眼见到那老太监出手,那种武功是她连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而这林峰虽然是年轻第一高手,可是真能敌得过这宫廷第一高手吗?她的心情不禁有些紧张,不自觉地抓紧了厉南星的手。·这是一场很奇怪的结局,在一天前,她从未想到过会爱上这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绝世高手,但就在昨晚她围攻厉南星之时,厉南星那种洒脱和超然的神采,温柔而随和的笑意及话语,再加上那神鬼莫测的武功及不可一世的豪气和气魄,面对三太高手依然淡然处之,而又怜香惜玉及那种温和深情而郁郁的情思,使她那紧守了二十几年的芳心深深地;中开,最让她魂伤的,是厉南星那离去之前的眼神,像是一块通红的烙铁,在她的心上深深地烙上了一道印痕,让她感到自己的暗算是多么卑鄙,可厉南旦却饶她不杀,这比杀她更让她难受,虽然她是出身于青楼,阅人无数,受过很多白眼,却心地并不坏,才会在事后毅然离开阎王和肖万邪,后来,遇到花无愧,在花无愧的开导下,才会来到这里,而在事先之后,禁不住又想起厉南星,那种来自心底的悔意和痛苦以笛音送出,更没有想到厉南星不但没有死,还会出现在眼前,而且以箫音相伴,使她便若在梦中一般,此刻她才知道已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大她十多岁的男人。 厉南星绝对是一个非常英俊有魅力的人,谁都无法否认,而且对音律都有很深的造诣,自然听出了摇花笛音中的意思,才会冒昧地请摇花再奏一曲,其买在~底,不可否认,喜欢摇花,更因为那种知音的感觉,使他那深埋了二十年的感情完全激活了,而摇花的善解人意,以笛音相慰,那更让他感动,因此他并没有错过这段旷世情缘,连他自己都在替厉南星欢喜。 厉南星将摇花的柔荑握得更紧,因为他看到了刘公公踏出了两步。 看似简单的两步,却使他整个人的气势激增了无数倍,使山头上那种风雨欲来之势显得更为明显.所有的人都深切地感到了这种陡增的气势,似于觉得空气变得异常稀薄,呼吸难畅,更可怕的是,那骨子里透出的阴邪之气,让人感到一阵呕吐,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更甚。 这是什么功夫,如此邪门?众人不由得骇然,谁也想不到这老太监会如此可怕,连杜刺和花无愧这等高手都脸色有些变了。 杜娟和花雅兰的脸色有些苍白,两人的手禁不住握在一起,紧张得手心全都冒出汗来。 围过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的确是一场很可怕很紧张的比斗,韩秀云、莫死哭、肖万邪全都围了过来,而无垢子却安排众人防守,防备禁卫军的进攻,絮随风却不知被送到哪儿去了—— 幻剑书盟连载

本文由金码会救世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箫笛齐奏,刀魂附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