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码会救世网 > 文学小说 > 绝刀之子,邪魔之争

绝刀之子,邪魔之争

2019-09-07 14:46

“不好!”絮随风一声狂呼,急忙伸手拍在那块突出的岩石之上。 “嘎——”石门缓缓开启。 “轰——”一块巨石疾射而出,那两扇正在开启的石门立刻被击成粉如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流道冲而出,夹着无数碎石,那洞D的几个营帐全都被一掀而起,那木杆竟从中折断。 “快避开!”无垢子也狂吼一声,山谷似乎开始摇晃起来所有的人脸色全都变得灰白,谁都知道,入洞里的人全都完了,宝藏什么的全都成了梦,有人竟软倒在地,有被这强大的气流冲击的结果有悲伤欲绝的因素更重要的却是因为山谷口那微微的风。 絮随风也感到手脚酸软,摇摇欲倒,这次无垢子不再以为是因为悲伤,因为他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之中他们竟中了毒。谁下的,当他扭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在西边的山谷口立着一个地一个挂着冷漠阴森笑意的中年人。 “莫死哭!”絮随风的脸色比哭还难看地惨呼道神情中多了一丝悲愤和凄惨。 “呀——”山顶上在刹那间。又传来了放哨众人的惨叫有被暗箭所系,但更可怕的是两个人。 一个中年人,满脸阴显却带着一种傲视天下的王者之气,那高耸的鼻梁和那微绽而吐出精光的眼神配上一张大嘴和一张冷峻的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势,不是很英俊但很有男人气,也不丑。 无垢子歇斯底里地发出绝望的呼声。喊道:“花无愧!” 他竟是花无愧,花无愧便是这个人,絮随风的印象中花无愧应该比这年轻多了,不过二十年了,花无愧苍老了一些也不算什么。 在花无愧的身边立着另外一道身影,有一丝苍老的感觉,但却仍有着虎的威势和超强的杀伤力,看他刚才连续击毙四名好手的动作便知这个人定是天妖教的右护法赫连天道。 天哪,所有在山谷中软弱挣扎的人都感到无比的绝望和伤感,没有人枉想可以在花无愧的手上逃命,何况此刻又中了莫死哭不知名的毒物。 有人在软弱地叫骂从花无愧的第十八代祖宗开始驾起,一直下骂但当写到第五句时,他的咽喉之上便打上了一支箭,羽箭,是从另一个山头上射下来的,那边有十几个儿一副很悠然的样子,但却掩饰不了那残酷的杀意。 没有人再敢开骂了,只懂得从地上爬到巨石之后。 “花无愧,你一世英雄,却仍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枉我学随风还当你是个人物”絮随风气不可挡地骂道。 这次并没有人发箭,因为絮随风的身份并不很一般。杜家仍有一个杜明未死,仍是个隐患。 “哦,想不到渔隐者也在谷中,真叫我感到意外,不过絮兄的话却有些差了,想在江湖之中,能够使手段便尽量使手段光逞匹夫之勇只是合人,何况我花无愧一向被江湖中人以邪教中人相称,又何必要学你们这些假正道的正太君子一样,会遵循抓空洞的江湖规矩呢,不过能得絮兄看得起我,也算是我花无愧的荣幸了,我也便不好再难为絮兄了、” “哼,我絮随风天生一副贱骨头,偏不领你这个情要杀便杀,看我会不会皱一下眉头。”絮随风扶着巨石身子有些摇晃,但依然很硬气地道。 “哈,絮兄言重了,花无愧怎也不会杀你的,你至少与杜兄还有一些交情,他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敌人,也是最看得起的人,我怎会让他伤。又杀了你呢”花无愧假笑道。旋又向身边的人喝道:“还不去把絮大使清到上面来!然后把剩下的全埋在山谷之中、” 山谷之中的人听花无愧这一说霎时全都面若死灰若是没有中毒,当然不会惧怕被困在山谷之中,可此刻着对方由山上推下巨石。那连跑的力气也没有,何况两边山口,又有莫死哭所带的高手相截。 “花教主,我也一向仰慕你的威名,今日见你可是敬若天神,你怎能杀死一个崇拜你的人呢?”说这肉麻话的竟是断掌门的高手看他那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絮随风不由得一阵恶心,狠狠地呼了一口口水到他的脸上。想动手打却毫无力气,只好一声长叹,任由来人把他提到山顶。 “哦,你真的敬慕我吗?”花无愧不无得意地奇问道。 “苍天可表,我对花教主的仰慕可昭日月,神灵为证,我洪雷若说的话有假,叫我不得好死!”那人听花无愧话有转机,立刻苦狗一般爬动着宣誓道。 “洪雷,你这贼子,软骨头,脓包,相信你一定不得好死!”无垢子悲愤地骂道,霎时骂声四起,而洪雷毫不在意地反写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家花教主算无遗策,神功盖世,权倾江湖,如此英雄人物,不崇拜是你们瞎了眼,鬼蒙了心、” “很好,给我把洪雷也带上来,光是说这几句话便可以看出你是个人才我花无愧要定你了。”花无愧欢快地道。 “哎哟!”洪雷一声惨叫,竟是被地上的人重重地咬了一口,腿上的一块肉竟全咬在那人的嘴中,那人惨然厉笑,却也豪迈悲壮地骂道:“我李黑平生最恨自便是你这种软骨头,将我们正通人的脸全都丢光了,有你这种败类。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寝你的皮!” “你——”供雷怒吼一声便要以脚踢。李黑一个翻身滚开大骂道:“花无愧,有种的快点杀了老子,老子李黑虽然武功不行但仍敢把你祖宗十八代骂遍,叫他们在阴间做我们的奴婢牛马,或为鬼娼男乞,你死后也要入十八层地狱,变成孤魂野鬼,身无葬身之地” “砰!”“呀!”李黑一声惨叫,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子也斜飞而出。 是来扶洪雷的几名天妖教中高手的一脚,李黑那庞大的躯体重重地甩落在地;殷红的血便像残阳那凄艳的红。 天边的云彩失去了色彩。 “黑子!”无垢子一声悲呼,立刻有数人踉跄地向李黑爬去。 李黑奇迹般地挣扎了一下,竟以双手把自己上身撑了起来。嘴角犹挂着殷红的血迹,目中却显出坚定无比却痛快的神色。 “黑子,你没事吧?”那爬过来的几人关切地问道。 李黑艰难地翻身靠在一块石头上。修笑着摇摇头,嘶哑地笑道:‘痛快,痛快。花无愧,你娘的却是软骚——” “嗖——” “黑子!”众人一阵悲呼,望着脸上仍露着痛快而欢乐笑意的李黑和那无情穿喉而过的利箭,心头有些麻木了。 生命悄悄地离开了那曾火热的躯体,却很少有人会不流下泪水,为这山东的硬汉而流泪,为这不灭的豪气而流泪。 “花教主威盖四海,德服苍生,我南阳王克夫愿意为教主效大马之劳,而且也从未和贵教之入为敌过,一向对贵教弟子都很尊重,希望教主收留我!”一名黑脸大汉脸色有些灰白地乞求道。 “哦,你便是王克夫吗?好那便饶你一死,但你以后得好好听本教之命,否则你只会死得更惨!”花无愧傲气逼入,且冷厉无比地道。 “我敢对天发誓,以后为教主做任何事情,否则叫我天打雷劈!”王克夫趴在地上欢喜而又激动地道、 接着又有数人呼喊起来,全都是愿意效命于天妖教,而且越说越不像话,只有无垢子和絮随风气得恨不得吃下这些人的骨头,花无愧却是仰天一阵狂笑,但只一刹那间,他便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一块大石头。 不错,便是因为一块大石头,其实也不是很大,只不过百来斤重的一块而已,百来斤的石头并不是很大,可是若是砸死了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块石头正是砸死了入,而且不是别人,正是那南阳的王克夫,花无愧当然不会于如此的蠢事,虽然他只是将王克夫当一只狗看待,却没有几个主人愿意自己的狗死去,但王克夫却死了,而且有些惨,脑装和身子全都变得模糊一团,让人看了有些触目惊心。 让花无愧脸色变了的并不是尸体的惨状,而是那块飞来的石头,那扔石头的人想一想那块石头是从对西山头上扔下来。而又准确无误地只砸王克夫一个人,而不波及旁人,光只这份力造和难度,便足够让所有人魂惊魄散在当今这个世上,能有这种力量的人有,却只有那么几个,花无愧便是其中一个。而赫连天道勉强可以做到,另一个便是杜刺,杜明也能够。 厉南星或许也可以达到这个水准,但这来的人却并不是这几个人中的任何一位他是天龙镖局的君金权。 正是君金权,飞越数十丈而仍不失准头的石头正是君金权所发。 不知道什么时候,君金权已经将对面的山头给占了去,而天妖教的十数名弟子竟然会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 在王克夫的惨叫声传来的时候君金权身边出现了另一道身影,竟是毒尊肖万邪。 这一刹那间花无愧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却并没有表现得很浓烈只将那狂激之态全都放了起来,变得沉默如山。 山谷之中的群豪正在为王克夫的死而大感欢快和欣慰之时,却发现了君金权,心中的那种欢喜之情真的不是那种笔墨可以形容,都把君全权看成了惟一的救星。 “花兄。咱们哥俩有好多年未曾相见了。真的是好想念你呀、”君全权始终是以一种很雍容的仪态和轻松的口吻道。 “哦,是吗?我真没料到你怎么还没有死呢?”花无愧毫不领情地冷冷地回应道。 “那是因为我不敢去死,花兄还没死,若是我先死去,岂不是太寂寞吗?阴阳两界害相思可真的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君金权毫不生气,淡然笑应道。 “那花某太感激君龙头的抬爱了,你是不是想插手我教的事?”花无愧直截了当地道。 “花兄果然快人快语,我的确是要插手今日之事,自然是因为花兄多次对本镖局的照顾,更是不想让花兄残忍地毁我武林正义一脉,身为武林中的一份子,我不想有任何野心家的存在,那样江湖只会永无宁日,君某不方必须要尽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君金权大义凛然地道又叫山谷之中的所有人都感动不已,谁都知道君金权是一个好义之入,而花无愧的武功更是天下皆知,凡要达天下无一敌之境,而君金权敢为拯救武林正义而不顾自身的安危这是怎样的一种高义? “你以为。你可以胜过我吗?”花无愧漠然地问道。 “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昧着良心苟且偷生,要毁主正义一道,便必须先将我君金权放倒、”君金权声音决继而冷静地道。 “好一个正义之人,哼,只不过是一群伪君子而已,难道君龙头便不记得飘飘和照天明的下场吗?”花无愧冷笑道。 山谷之下的人,没有谁未曾听过这个江湖惨案,使得所有人都变得沉默,因为谁都知道那是一场不可以原谅的过错,虽然并没有直接参与其行动,但毕竟是各门之事,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感到深深的惭愧。 君全权淡漠地一笑,悠然道:“六十年前的那一场惨案的确让人痛心疾首,这的确也是正义门之不可以饶恕的过错,但,逝者如斯夫,往者俱往矣,那些曾参与当年之事的人早已全都过世,并不能由这一代来承担任何责任,虽然教训必须谨记,却不应去计较这一切、” “如一个正义之士,别人不知道你君全权的野心我花无愧眼中却揉不进半点沙子。”花无愧冷笑道。 君金权只感到一丝异样,那是因为花无愧的语气,但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冷冷地一笑道:“清者自清,法者自浊,君某人并不怕任何人的污言秽语、” “好,君龙头,我们相信你江湖中谁不知道龙头大义如山,叫人心服”无垢子深沉地道。 “不错,龙头乃是我们江湖各派中人的榜样,我相信各派之中的所有兄弟都相信龙头。”有人呼道。 “谁不知道‘五魁门’和‘天龙缥局‘乃是我正义的两大支柱。天妖教这些邪魔歪道,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 君金权扫视了山谷下情绪激昂的众人一眼,又望了花无愧一眼,心下一阵窃喜,却装作豪气干云。大义凛然地感激道:“各位武林同道,我君某的确是万分感激各位,通谢你们对君某的支持和信任。为了正义的存亡,今日君某人与花无愧的一战是势在必行。无论是生是死,都绝不会有辱正义。” “誓与‘天妖教’决战到底,誓与‘天妖教”决战到底……”。君金权身后。“天龙镖局”的高手全都高声呼道,那种震山的狂呼与山底的那爆炸的震荡之声的闷响刚好相互应和。 花无愧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从“天龙缥局”众人的呼喊声之中。知道这些人无一不是高手,这是一种对对方估计大为失算之处,谁也未曾想到,天龙镖局竟可以在这短短的时间之中聚集这么多高手,更是对对方实力的一个失策的预算,甚至连山中的群豪也大为惊异,不过这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是可以把花无愧铲除。 花无愧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脸上挂了几缕淡淡的冷笑,可在此时。赫连天道却感觉到花无愧那本来很淡漠的气势竟在刹那之间凝成了一座大山般的雄壮。 天妖教所有弟子都在凝神戒备。 山腹之中的爆炸之声在不断地传来。 天地似乎在不断地摇晃鼓动,似乎在任何一刻都有崩裂的危险。从那山谷中的破石之处不断地有残余鼓涌的气流从洞中狂冲而出,不过却是因为山石通道阻塞。使得气流不能尽数冲出。 每一个人都在感受这来自大地深处的震撼和嘶啼。 在君金权的眼中掠过一道难以捕捉的窃喜,不知是因为山中的爆炸。还是即刻便要开始的战斗。不过,每一个人都已经擦亮眼睛等待着等待着这场可能会是空前绝后的比斗,无论是两人中的哪一个,都足以让江湖惊震,因为一个是天下第一镖局的大龙头,一个是天下第一邪教的教主。 几十年来,真正能够让所有武林人物大饱眼福的便是六十年前杜冲与飘飘之战,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场面没有哪一个人不叹为观止,二十年前杜刺与花无愧之战并没有真的拉开序幕,可二十年后,这武功高深莫测的君金权竟向这武功公认为天下难有匹敌的花无愧挑战,岂不是让人更为激动不已。 君全权大步向花无愧那边山坡行去,每一步都很沉重竟很吻合这整座山峰那内在的震撼,一种很沉重的气势将夕阳的色彩渲染得更加凄艳。跟在君金权身后的是“天龙镖局”所有的人,还有毒等肖万邪和君金权所剩的两个儿子,君道远和君天。几个人的神色都很凝重,那种肃杀的杀气使山谷之间那种惨淡黯然的气氛衬得很惨烈无比。 天妖教的弟子动颔立刻准备射地但花无愧却摇手阻止住了,赫连天道眼中也射出与花无愧同样的狂热,那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斗志,无论是谁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对手,几乎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此刻却能够与这么多的高手对阵,谁还会能不欢喜。 “右护法,你太激动了!”花无愧此刻却有着无比平静的语气。 “是,属下很多年都未曾有过如此好的对手了、”赫连天道语气丝毫不掩饰地道。 花无愧眼中露出一丝淡漠而冷酷的笑意 山腹之中的震荡,似乎是无休无止,没有人敢想象在山洞中的爆炸是多么的狂烈,每一盏油灯之下竟被控下了重分量的火药,油灯的灯芯却是经过特制而成,并不是由于桐油未曾烧完而不会点尽,而只是可以烧上近两个时辰,然后快速地与药的引线相接头。设计这种机关的人,的确很歹毒,而此刻山中的爆炸,那震荡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在数十里之外的人都感觉到巨震在嘶吼、翻腾! 这种骇人的巨震,自然韩秀云也不能例外地感觉到,在她的心底隐隐感到了一种很清晰不祥的预感,是以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甚至有些苍白这里的山路很不好走,马匹根本便不能够代步。是以她们立刻加快了步伐,行于密林和陡崖之间带路的正是那名店伙计。龙翔天诸人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但他着急的是那运不完的宝藏。因此,也起得很紧,落在最后的是龙佩,他的武功底子最差。因此连那名店伙计也赶不上,这让所有人都惊异不已,谁也不曾想到一名普普通通的伙计居然有如此高明的轻功,但皓月却知道这种轻功,正是出于林峰的手下,而那店伙计似乎明白皓月的特殊关系,因此,对她无比的恭敬和关爱。 皓月当然不会比别人差,光凭她那惊世骇俗的轻功便足以让江湖入侧目。 可是,韩秀云却突然停了下来。她停了下来别人便不好再前进。却感到很疑惑可是转眼间全都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立刻移身隐于灌木之中。 那一阵很轻脆、很密集的脚步声。连那店伙计都在惊异。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的确有很多人,至少有近千人,而且听那并不是很紊乱的脚步声,很明显地知道,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并且。比普通军人更优胜多了,脚步声在一个行家的耳朵中便可以转换为很多不同的语言,是以韩秀云知道这一队军人至少可以将聚于雅天峰的武林各派全部消灭掉,不凭别的,就凭这么多的人能无声无息地到达这里这份能力就会使人的心底竖起汗毛。 壮成看见了韩秀云那变色的股,皓月也露出了疑惑而讶异的神色。却没敢出声,因为她仍感觉到一阵风般温柔而阴邪的压力,那是一种很难受的压力。使人想要发吐。 韩秀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在这一行人之中,唯有她深深地明白这种压力的来源那是一种极为邪异的武功,达至极限之时,所自然流露出的气机。 能使自然流露的气机达到这种使人产生想呕吐的境界之人,其武功之可怕,并不会比杜刺和花无愧任何一人差,可是她却想不起来,在江湖中又怎会有如此可怕的邪派高手存在呢?说白了杜刺与花无愧的武功原本属于同一根源、至少还保存着正气,即便是被天妖教历代教主将这同宗的武学不断地改进,却仍然不同于邪派功夫,因此二人的气机在大体上近似,成一种祥和而森严的形势,而眼前这种气机却纯以阴邪为主体,大大地不同于杜刺那浩然而清纯柔和之感,却仍不逊色杜刺的功力。 这人是谁呢?韩秀云的心头跳得厉害,但她仍忍不住份瞧了一眼,眯着眼,收敛所有的气机,从那微小的眼缝和灌木错落的缝隙之间,她看到了一道高瘦,却打扮很古怪的身影,那条身影,至少在数文外一闪而过。 “是个太监,你怎么知道?”韩秀云惊异地问道。 皓月扫了那逝去的身影一眼肯定地道:“那肯定是个太监,我在郡王府的时候见过太监打扮的人,这正是那种打礼,不过这人似乎比郡王府见过的太监更厉害、” “不可能。太监怎么可以出宫呢?又不是传皇帝圣旨、”龙翔天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刚才那一队人马,龙帮主知道是些什么人吗?”韩秀云郑重地问道。 “我没能够看到,因为我所处的位置不行、”龙翔天疑惑地道。 “那是紫禁城中的禁卫军,现在龙帮主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韩秀云肃然道。 “啊。居然是如此多的禁卫军赶到了这里,那岂不是说他们的目标是在宝藏喽”龙翔天脸色大变地道。 “我想应该是如此!”钟秀云沉重地应道。 “那岂不是我们半点机会也没有吗?谁能够斗得过那么多训练有索的禁卫军?”龙翔天一脸失望而倒抽一口凉气地道。 韩秀云在这一刹那间。似有所觉,忙转头向灌木外望去,她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鹰眸般的眼睛,灼灼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却自有一种逼人的气势—— 幻剑书盟连载

君全权没有死,他立得很稳,像是一尊不倒的战神,散发出烈烈的狂焰,这种结局叫天妖教之人惊呆了。 赫连天道当然也没有死,他是投机者。 伤的是花无愧,没有人知道他伤得有多重,但是他暂时仍然没有死,但只见他那满眼的愤怒和痛苦,便知过他绝不会活得很久。 “教主——”有人一声惊呼,向花无愧奔来,那正是花溪圣使。 “呀——”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入花无愧的耳中。使他的眼中仇恨和凄然及那种穷途末路的感觉更深更浓。 “为什么要这样?”花无愧惨然而虚弱地望着那倒下去的花溪圣使一眼,冷冷地问道。 “赫连天道,你这叛徒!”那些天妖教徒若愤怒的疯虎,向赫连天道飞扑而来,同时也立刻有几把刀砍向那名杀死花溪圣使的凶手。 但他们全都没有成功,因为从他们身后所射来的无数支劲箭,完完全全地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赫连天道的表情很冷漠,但仍然很悠然地道:“你可曾听说过绝刀冯才?” “绝刀冯才?六十年前曾是本教的大敌!”花无愧虚弱而惊疑地思索道。 “那正是我父亲,我不姓赫连,而姓冯,原名为冯天道,而我父亲正是天龙镖局上代龙头手下首席镖师,现在你该知道为什么你会死在我刀下的原因了?” 赫连天道冷酷地道。 “冯天道!哈哈哈!冯天道!……咳……”花无愧竟咳出了一口鲜血,和那些倒下的天妖教弟子的鲜血一样红艳。 君金权眼中那狂热和冷漠全都敛去,唯有同情和怜惜,淡淡而温柔地道:“花无愧,你败了,但却不是因为你的武功和策略,而是天意如此。” “君金权,我好恨,但我服了,天下间,恐怕讲到深谋远虑,谁也比不过你君家父子,哈哈……我花无愧便先走了,可惜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半个真英雄,没有半个……”花无愧又喷出一口鲜血,是那般触目惊心。 天妖教的弟子和天龙镖局中的人立刻全都围了过来,而此刻并不是以生死相斗,而是来感受这穷途末路枭雄的凄惨。 在一刻之前,谁也不会想到这盖世枭雄会是如此下场。 花无愧仍没有倒下去,那柄不是很华丽的剑拄着地,残喘着那火热的气焰,但每个人都清楚地感觉到,生命几乎已经不再属于他了。 “冯天道,你岂是一个甘心做……做下人的人?”花无愧惨笑着断断续续地道。 赫连天道脸色微微一变,冷冷地道:“哼,花无愧,到死仍想挑拨离间,我本就不是下人,因为我和龙头自小便是结义兄弟,绝对不会有人将我当下人看待,你的一切只是徒劳。” 花无愧艰难地扭过头望了君金权的脸色,见他平静如常,不禁冷冷地断续道:“君金权……你……是一个真……真正的……野……野心家,我最明……明白你这种人,绝……绝不会留……任何对你……构成……威胁……的人!”旋又转头望了赫连天通一眼,充满悲凉而怨毒的意味,凄然道:”冯天道,但……愿你能…… 寿终……正……正寝,而……而不给……君龙头造成… ……任何威胁!哈哈哈……” 声音嘎然而止,花无愧的口中随着最后的狂笑,而鲜血狂涌,更让人感到心寒的是那本来还光滑的额头竟在刹那间裂了开来。 原来,花无愧全凭着一口元气支持着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但他的额头早已被赫连天道的刀气劈开,但额头上的那一层皮并未受到任何伤害,而此刻被花无愧以本元发出的狂笑一激,额头那层表皮霎时被激裂开来。 如此可怕的刀气,实在是骇人听闻,而花无愧的五脏六腑早已被君金权拳劲震得碎裂,那是因为花无愧想不到赫连天道临阵反噬,才会致使他达到这种万劫不复之地,这个结局除了君金权和赫连天道外,似乎并没有人能够想到,或者还有一个人。 花无愧死了,但却并没有倒下,仍然拄着那不是很锋利的剑,但再也不可能感觉到半点生命的气息。 君金权深深地吁了一口气,向赫连天道很亲切地一笑,无比缓和地道:“大哥,咱们终于可以一起为我们的事业并肩作战了!” 赫连天道笑容也立刻在脸上绽开,似是无比欢愉地激动道:“摧毁天妖教一直以来便是我们的心愿,而今日我们终于已经走完了第一步,可惜这五十年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赫连天道语意之中不无伤感。 “快,来见过大怕,我一直未曾对你们说起过,是因为怕你们少不更事,而坏了大事。”君金权欣喜地向身后的君道远和君天道。 君道远瞥了赫连天道一眼,忙恭敬地道:“道远见过大伯,还望大伯今后对侄儿多多指点。” 君天这才还过神来,有些激动地道:“侄儿君天见过大伯,也希望大伯指点侄儿几招,那侄儿便受益无穷了。” “好,有两位如此好的侄儿,大伯这五十年的光阴花得也值得。”赫连天道满目慈爱地望了君道远和君天一眼,欢喜地道,旋又转向对身后的众人道:“从现在起,你们和天龙镖局便是一家人一般,否则定以教规处置。” “属下明白!”那些天妖教的弟子齐声应道。 “你们知道花无愧是谁杀的吗?”赫连天道反问道。 众人一愕,忙应道:“教主和杜刺比武,而天玄道长也突然杀进战局,因此教主不敌而死。” “很好,那我当时又在哪里呢?”赫连天道露出淡淡的笑容问道。 那人眼神一转,低笑道:“当时护法被崆峒派的无尘子、无垢子和宗浩然围攻,抽不开身,而属下等人也因无法从各派之中脱身,所以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教主被害。” “很好,大家可曾听到?”赫连天道赞赏地望了那人一眼,冷冷地道。 众人此刻哪里还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忙附和道:“听到了,正是杜刺害死了教主,而后却深入宝藏中了教主的计谋,也全部死了。” 君金权欣然地笑了笑,对身后的诸人沉声道:“今日之事,若是谁传了出去,定会让他死得很惨。” “爹,可是山谷中的那些人怎么办?”君金权狐疑道。 “这个爹爹会另行安排,相信他们会配合,更是会让他们觉得我居功不傲,现在正是实行我第二步计划的时刻。”君金权神色间充满了向往和狠厉地道。 赫连天道走上几步,一把握住君金权的手,动情地道:“兄弟,今后若有用得着大哥的地方,即刻来与我告之,相信咱们俩在一明一暗,这第二步计划的实行定会轻易而举。” “大哥所说甚是,只是委屈了大哥五十年之久,叫小弟心中不忍。”君金权也动情地道,眼中看起全都是真挚的感情。 “爹爹,现在你和大伯一统白道,一统黑道,将来只要两道一合,那岂不是天下无故? 只是目前,无论是白道抑或黑道都必须巩固势力,想来,大伯不能久留雅天峰,不如今日就此别过,他日再叙吧!”君道远踏上两步立于君金权的身后恭敬地道。 君金权扭头慈祥地望了君道远一眼,但他神色立刻大变。 因为他感觉到一股锋锐无比的气劲从胸部急速涌至,那种充满了爆炸性和死气的气流,无论是谁都知道这是必杀的。 攻击他的人竟是赫连天道,这个结义兄弟,而且是在毫无防备之下。 君金权并不是没有防备,而是想不到赫连天道如此阴险,如此狠辣,更猜不到他竟大胆如斯,但他并不是很慌乱,这是一个高手应充分表现的时刻。 君金权有把握避开这致命的一击,但那样绝对会使君道远受到生命的威胁,他已经失去了两个儿子,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人,所以他不能避。 还击,其实君金权这种高手,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可以成为最厉害的武器,只不过今日的对手是这种级数的绝世高手,他有些恨刚才不该回头,他也有些恨君道远不知死活的孩子立在他身后这么近的地方。 “轰——”赫连天道必杀的一拳劈在君金权的拳头之上。 两股疯狂的劲气将地上的土和泥、碎石全都激得爆飞而起.虚空里尘土到处乱蹿,所有的人都被这种声材和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谁也没想到花无愧的预言这么快便变成了现实,这么快便演绎成不可收拾的残局。 “呀——”这是君天的惨叫。 君天竟然死了,脑袋被打破,是从背后被打破的,是一个很凌厉的大汉。 君金权的心都碎了。他的三个儿子竟相继遇害,而这次却是死于自己人的手中,但刹那间,他不禁感到心痛,还感到肉体的剧痛。 竟是君道远的刀。 天哪,竟会是君道远的刀捅进君金权的后心,过胸而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君金权愤怒地狂嘶,但他并没有扑倒,他的心真的碎了,比那刀切得还碎。四个儿子,有三个被害死,而最后一个却来杀自己的父亲,这到底算哪门子事? 赫连天道并没有任何惊异,一切都似在他的意料之中,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很顺利,他也并没有再进行第二轮攻击,那是没有必要的,完全没有必要的。 一个人的心脏被切破了,若仍可以安然站着,那便不是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便是逼退君金权,将他护体真气在一刹那间击破,而撞刀之事却是君道远的计算。 君道远果然没让他失望。 “为什么会这样?”君金权望着那杀死君天的汉子,脸形有些扭曲地向君道远问着刚才花无愧所问的同样一个问题。 天龙镖局的人似乎全都有些默然,对君金权的死似乎毫不在意。 此刻君金权才发现,这些人竟是君道远最亲密的人,而那杀死君天的人甚至连他都不太熟悉。 是啊,他的确是太信任这个大儿子了,君家大小事务,大多数亦交给他管,可今日,他有些后悔了,他从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可是此刻却真的后悔了。”对不起,兄弟,花无愧说过的,我是一个不甘心做任何人属下的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很古怪的面具扣在脸上。 “阎王,你便是阎王?”君金仅此刻似明由了什么似地嘶哑地叫道。 “不错,我正是阎王,这五十年来,我没有一刻不在发展我的势力,英雄冢便是我基础。”赫连天道的声音变得稍稍有些伤感地道。 “我一直都小看了你!”君金权吸了口气,悲愤地道,旋又无限哀怨地望着君道远,用让人心碎的语调柔声问道:“道远,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可是你爹呀。” 君道远心神一颤,避开君金权的目光,辩道:“不,你不是我爹,我也不是你儿子,他才是我的亲爹。”说着一指赫连天道。 “你,你……你……”君金权只感到天旋地转,愤怒得“哇”地吐出一口血,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君道远的这一句话,除赫连天道之外,其余的所有人都感到惊异不定,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兄弟,你不必生气,道远所说的并没有错,他的确是我的亲骨肉。”赫连天道语音充满了怜惜和同情地道。 “这不可能,不可能!”君金权吼道。 “当初,你大嫂和弟媳同时生出一个孩子,当然,你并不知道你有个大嫂,你所生的孩子是个女儿,而我生的却是儿子,接生的张妈本是我父亲的人,而你当时又不在府上,我便让张妈把女孩子抱了出来,而抱过去的却是我的儿子。当时,弟媳根本就不知道调包这回事,知情的人只有我父亲、我和张妈及为你嫂夫人接生的接生姿,但后来,这两个接生婆全都死了,知道这件事的只有我和我父亲,连你嫂夫人也完全不知情。你更是不知情。”赫连天道悠然地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君金权变得无比虚弱地低吼道,血从他胸口的刀尖缓缓地淌了下来。衣衫早己被血染得比三月的杜鹃花更鲜艳,更凄美。 夕阳!断肠!红!这么多杀人不眨眼的人却在此刻为君金权那缓缓留下带血的眼泪所震撼,谁也想不到君金权会比花无愧更惨。 “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这是以血液算定的结果。”君道远冷冷地道,心中多少有些愧疚。 “那我的女儿呢?我女儿在哪里?”君金权无力地道,声音中充满无限的悲哀和苍凉。 “她现在很好,没有人敢欺负她,她便是江湖五大名妓之中的春妃!”赫连天道也有些歉意地道。 “春妃,名妓,哈哈……”君金权突然暴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狂笑,与地底那逐渐平息的震荡轰响相应和,苍凉得直让人心酸。 鲜血从刀尖的出处喷涌而出,形象凄惨恐怖之极,直叫人无比的恻然。 良久,笑声才住,君金权已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再没有半丝威霸之气,只像是一个垂死软弱的老头。 “大哥,我……求你……一件事……照顾……我……女儿……”君金权艰难地吐出断断续续的一句话,无比凄然和落寞而又期盼地望着赫连天道,这或许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求人,可是那句中所包涵的深挚父女之情,却让赫连天道的眼睛也开始湿润起来。 所有的人都为君金权这将死的请求而震撼,人最怕见英雄落魄,而君金权和花无愧同属盖世枭雄,可是此刻却落到这步田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所有人都觉得眼睛有些湿润,那种感觉很清晰。 “我答应你,绝不会让任何人去欺负她,我会把她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你放心去吧,我对不起你,这却不是我的错,但我会完成你未了的心愿,你死后我会给你立最好的衣冠冢!”赫连天道以少有的深倩凄凉地道。 “我……知道……这些……只……只……只怪命……运,但……我……我还是……要谢谢……你……” 一代枭雄就此了结了这风光的一生,这是一个很难想象的结局,也是一个很残酷的结局。 君金权死了,这一切是不是就此完结呢?赫连天道仰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心头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那是一种不知道原因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这种结局是对还是错,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种胜利后的欣喜和欢快,反而心情变得更为沉重和苍凉。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能够告诉他,正像君金权所说,我们走到这一步来,绝对不能够回头,也不可能回头,这或许便是江湖的本质。 赫连天道从怀中掏出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摘下脸上的怪面具,将人皮面具向脸上一蒙,霎时间,竟活脱脱又是一个君金权。 “啊——”众人一阵惊呼,但瞬间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随着众人的平静,众人深深地感到赫连天道身上的气势也逐渐与君金权相接近,此刻谁都知道,赫连天道早就已经把今日的一切安排得很好了,此刻人们才深深地感到最可怕的人并不是花无愧也不是君金权,而是这深不可测的赫连天道。.“爹,你终于杀死了花无愧!”君道远欢欣而真挚地道。 赫连天道也无限欣喜地抚摸着君道远的头,慈祥地道:“终于可以明正言顺地叫我一声爹了。” “孩儿立刻吩咐把现场清理干净,免得留下了不欢快的意外。”君道远很乖巧地道,遂向那杀死君天的汉子沉声道:“过之,这里的情况相信你会安排得很好。” “少主吩咐,过之定会全力而行,绝不会让人有半句话说。”那人正是君情在春妃楼上所遇的潜江府台的总教头尤过之。 “过之表现得非常好,要是山魈有你这般利落,也不会伤得如此惨。”赫连天道赞赏地道。 “过之真是孩儿的好助手,君飞龙、君情那不知死活的东西,若不是由过之设计,恐怕还真难对付,孩儿想待此事一完,便让他做府内副总管,不知爹爹意下如何呢?”君道远温驯地向赫连天道道。”你也长大了,一些事情你自己可以作主,爹所打下来的天地全都是你的,你爱怎样便怎样吧。”赫连天道开怀而安详地道。 “谢谢师父和少主提拔,过之定誓死为本门的事业而倾尽所有力量。” “好了,你先去把现场清理好!”君道远温和地道。 “是!”尤过之恭敬地应了一声,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下指挥几人清理现场。 林峰诸人也加快速度,因为他在远远地便感到了这来自地底的震荡。他刚赶到宝兴,便被掌柜的张付东认了出来。 老张便将那边的事务交由他人打理,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林峰,在喜极之下,他要带领林峰奔赴雅天峰。 林峰也想不到老张居然本领如此好,能够这么早便打听到宝兴是一块宝地。 韩秀云只比他早上一炷香的时间,因为韩秀云是走水路,而林峰诸人则翻山越岭,且从贡嘎山附近下山并没有特意绕路,本就距宝兴不是太远,只不过才近两天的路程而已,因此他差点便可以赶上韩秀云。 当他听到这狂震之时,已经离开了“天蓬分店”,他只吩咐张付打点一下行囊,立刻赶赴回程,只由一个店伙计带路便行。 前往雅天峰的路很不易行,除了一片山林之外,多的是悬崖峭壁,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但在一处断崖附近,他看到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 所有的人都大为奇怪,因为有数不清的猴子从断崖之下翻出来,“吱吱……”地乱叫乱跑,一副惶急之状,叫人大惑,而在这断崖之上,能清楚地听到一阵空洞的闷响,在脚底滚动不已,那种爆炸闷响更是清晰可闻。 林峰见到了几只腿股带血的猴子,显然是刚刚受伤,而且是被什么砸伤的。有些血肉模糊之状。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在断崖边,很快便知道在这断崖之下有一个石洞,而石洞此时发出空空的嗡响,是那激烈的震荡使石洞也受到了影晚众人心念电转,望着群猴走尽,林峰语破天惊地道:“我要到洞中去看一看。” 众人一愕,依那情朗惊疑地道:“林兄弟,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感觉到这洞中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而且一定与那远处的爆炸有关,你们看见那几只受伤的猴子没有,那应该是被石洞的石块所砸,若是人,绝不会扔不出来,那肯定是某一处的崖壁突然被炸裂,而石块崩飞,事起突然,才会把这猴子砸伤、”林峰肯定地道。 “可是雅天峰那边?”杜娟欲言又止地道。 林峰知道她是担心杜刺的安危,不禁心中大为怜惜,温柔地道:“娟殊.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石洞一定和我们今日之事有关,我只是下去看一会儿,以我的速度绝不会超过半盏茶时间,那边发生了这样的爆炸,想来恐怕事情已经发生了,也不会在乎这么半盏茶时间,而依那见和冯老师迅速去汇合我岳母。” 杜娟听林峰这样一说.不禁大为娇羞。 依那情朗想不到林峰竟就这样称韩秀云为岳母,不禁欢笑一声,道:“杜小姐不用着急,自雪山归来,林兄弟的灵觉一直在增长之中,相信,他说的定有道理,你放心好了。” 林峰狂喜地望了杜娟一眼,见她并没有反对称韩秀云为岳母,不禁得意地一笑,一把搂住杜娟的小蛮腰,笑道:“走,娟妹,我们下去看一趟,相信我。” 杜娟俏脸红得像九月的柿子,但却并不推辞,任林峰搂着小蛮腰,那种触电的感觉使她身体软软地倒在林峰的怀中。 林峰承受着飘带的重量,纵身向崖下两支左右的小石台落下。 洞口并不是十分黑暗,只是整个洞穴发出空空的嗡响,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危险。 地上有几滴干涸的血迹,也有一行刚落在地上的血迹,一直延续到洞底深处。 林峰从怀中掏出那颗硕大的夜明珠,霎时将整个洞穴数丈之内映得清晰异常。 “我们顺着血迹前行,相信定会志所发现。”林峰拉着杜娟,若魅影般向洞底蹿去—— 幻剑书盟连载

本文由金码会救世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绝刀之子,邪魔之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