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码会救世网 > 文学小说 > 玉女情重,血海飘香

玉女情重,血海飘香

2019-11-10 13:22

那雅座之秀,凭廊靠窗,把盏相对,一面浅嗜小酌,一边欣赏“金陵”夜色,委实是人生难得几回的惬意事。 两个人要了一壶酒,几样小菜,温飞卿笑语如珠,不住指着窗外,绝口不提伤心事,娇靥上令人难受的神色也一扫净尽,反之,她那憔悴而苍白的娇靥上又见红润,容光外射,明艳照人,那一半儿由于心情,一半儿也由于酒意。 李存孝有女同桌,且是人间绝色,满座惊艳,一样羡妒,他唯恐温飞卿过量,温飞卿却不住劝饮。 满城灯火之际,温飞卿带着几分酒意偕同李存孝下了酒楼,温飞卿娇靥艳红欲滴,人也有点娇情元力,但她只见欢愉,不时地娇笑,笑得十分爽朗,也带着几分娇。 下了酒楼,两个人走进一家客栈,在那一进后院里,要了两间上房,李存孝陪着温飞卿,一直到更深人静他才回到隔室自己房中。 进屋刚坐下,一眼瞥见桌上灯下压着一张素笺,素笺雪白,上面写着一行潦草的字迹。 他诧异地移开灯拿起那张素笺,一阵淡淡幽香钻人鼻中,字迹潦草,显然是匆忙中一挥而就,但不失娟秀,而且龙飞凤舞,铁划银钩,只见那一行字迹写的是: “俟身畔人儿人睡后,请移驾‘清凉山’‘扫叶楼’上一会。” 没上款,署名处四个字:知名不具。 这是谁? 李存孝再一细看,心头立即为之一阵跳动,素笺下角,那“知名不具”四字旁,水印五个细小字迹:“翡翠谷用笺”。 “翡翠谷用笺”,这莫非冷凝香…… 敢情她仍一一路跟来江南! 她约自己到“清凉山”上“扫叶楼”头相会,是什么意思,用意何在?为什么要等身畔人儿人睡之后? 看语气,她没有恶意,身畔人儿指的自然是温飞卿,等身畔人儿人睡之后,那自然是指明要他一个人去。 怎么办?去是不去?该不该让温飞卿知道一下? 他沉思了不久,把那张素笺往桌上一放,抬手熄了灯,站起来开门行了出去。 “清凉山”在“金陵”城西廓,因半山筑寺而得名,离李存孝跟温飞卿所住那家客栈并不太远,一盏热茶工夫之后,李存孝便登上了“清凉山”。 这时候的“清凉山”空荡寂静,四下无声,声唯在树问。 李存孝举目四望,只见一座两层楼座落在多丈外的夜色中,楼四周是稀稀疏疏的一片桐树林,看上去极为清幽宁静。 他心暗想:山上别无楼阁,这大概就是“扫叶楼”了…… 只听一声脆朗甜美的轻吟随风传了过来: “最是江南堪爱处,城中四面是青山……” 李存孝凝神一听立即听出这声脆朗甜美的轻吟,是从那座两层楼的楼上传出来的,当即迈步走了过去。 登上了楼,一个无限美好的雪白人影独自凭栏,凝目再看,不是那艳若桃李,冷若冰霜,在当世四绝色中有“冰美人”之称的冷凝香是谁? 此刻,冷凝香独自凭栏,面向楼外,似乎不知道李存孝已到,楼上来了人,她站在那儿一动没动,一任夜风拂鬓举袂,这份宁静,令人几乎不忍惊动她。 李存孝大概就是为此,站在那儿久久未发一言,未出一声。 良久,良久,冷凝香突然开了口,她仍面向楼外:“你来了。” 李存孝轻轻吁了一口气道:“不错。” 冷凝香道:“就你一个人么?” 李存孝道:“姑娘不是指明要我一个人来么?” 冷凝香缓缓转了过来,她那双清澈深邃的美目,在楼上这墨黑的夜色中,就如两颗寒星,那光芒直向李存孝投射过来,同时她伸出一支玉手,那手儿五指修长白皙,根根似玉,她道:“很好,把那张素笺还给我。” 李存孝微微一怔道:“姑娘要那张素笺?” “不错。”冷凝香道:“我从没有用它对外人写过一个字,我拿出去之后就懊悔了,现在,我要把它要回来。” 李存孝道:“我没有带在身上。” 冷凝香道:“你没有带在身上,放在什么地方?” 李存孝道:“在客栈我房里桌子上,姑娘如果一定要的话,我可以回去拿来。” 冷凝香道:“那就不必了,我将来找你要也是一样,你放好它,可别丢了。” 李存孝道:“姑娘放心就是。” 冷凝香道:“你不把它带在身上,而放在客栈你房里桌子上,这是什么意思?” 李存孝道:“没什么意思,临行匆匆,我忘了带了,我也不知道姑娘还要它。” 冷凝香道:“真是这样么?” 李存孝道:“我无意留下它……” 冷凝香说道:“我倒不怕你留下它,也宁愿你留下它。” 李存孝没有说话。 冷凝香那一双目光,像两把霜刃,道:“你对你身畔那位人几倒是很忠实的。” 李存孝道:“姑娘这话什么意思?” 冷凝香道:“你不明白,还要我说么?” 李存孝沉默了一下道:“我既然跟人做伴同行,我要到某一个地方去无不便当面告诉她,至少也应该留个片纸只字,是否看得到那就在她了。” 冷凝香道:“你很周到,可是我指明让你一个人来的。” 李存孝说道:“姑娘看见了,可曾有第二个人登楼么?” 冷凝香道:“她看见那张素笺之后,一定会赶到这儿来,她也会知道我是谁……” 李存孝道:“她并不一定看得见。” 冷凝香道:“万一她要看见了呢?”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书有未曾为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为人光明磊落,有甚么怕人知道的,姑娘要是一定不让人知道的话,你我这见面可以到此为止。” 话落,转身而走。 “站住!”冷凝香突然一声娇喝。 只听身后冷凝香说道:“你比我还傲。” 李存孝道:“好说,我只是不愿随便向人低头而已,因为我并没有错。” 冷凝香道:“你没错,我错了?” 李存孝道:“姑娘也没错,话不投机,我就此回转总可以吧?” 冷凝香道:“不可以,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李存孝道:“我要想走,谁也拦不住我的。” 冷凝香道:“你试试,你敢动一动我就杀了你。”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姑娘,记得我说过,我不屈于威武。” 迈步就走。 香风一阵,白影飞闪,冷凝香已站在楼梯口拉住去路,只见她那双霜刃般目光中充满了气愤与杀机。 李存孝傲立未动,而眼也一眨不眨。 突然,冷凝香那霜刃般目光隐敛得无影无踪,只听她冷冷说道:“你的确很傲,是我生平仅遇比我还傲的人,只是你要明白,我约你来并不是要你在我面前显傲的。” “一样,姑娘。”李存孝道:“我来赴约也不是来受人冷言冷语一再责难的。” “你……”冷凝香一双美目之中又现霜刃,但刹时又不见踪影,只听她缓缓说道:“告诉我,你可知道你身畔那个人儿是谁?” 李存孝道:“当然知道,我岂会跟一个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尤其是一位姑娘。” 冷凝香道:“说说看,她是谁?” 李存孝道:“姑娘什么意思?” 冷凝香道:“先别问,待会儿你自会明白。” 李存孝道:“‘寒星门’的温飞卿温姑娘。” 冷凝香道:“先是侯玉昆、‘白骨三煞’,后是温飞卿,你怎么老跟这种人在一起?” 李存孝道:“这就是姑娘问我是否知道她是谁的用意所在?” 冷凝香道:“不错,你要是不知道她是谁,那就算了,你既然知道她是谁,我就要问问你为什么老跟这种人在一起?” 李存孝道:“在姑娘眼里,侯玉昆、‘白骨三煞’,跟这位温姑娘是哪种人?” 冷凝香道:“你要我说么?” 李存孝道:“我已经问了,姑娘。” 冷凝香道:“侯玉昆、‘白骨三煞’是小人,是邪魔,‘白骨三煞’虽然声名较侯玉昆为狼藉,可是我认为‘白骨三煞’还比侯玉昆好一点,因为他们是真小人,侯玉昆却是伪君子,至于那温飞卿,你既然认识她,就该知道她在外头的名声。” 李存孝道:“我承认侯玉昆跟‘白骨三煞’是小人、是邪魔,而且我认为姑娘那真小人与伪君子两句入木三分,令人生厌,至于温姑娘……” 顿了顿,接道:“我知道姑娘是一番好意……” 冷凝香道:“不是,我为什么对你有好意,你要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谁也管不着,我只是问问。” 李存孝像没听见,接着说道:“我也知道武林中背地里是怎么说她,我无意为谁辩护,我这个人一向如此,是就说是,非就说非,据我所知,温姑娘以往嗜杀是实,但她绝不是一般人口中的那种女子,而是最近性情大变,连那嗜杀的习气也改了……” 冷凝香“哦”地一声道:“真的么?那我倒要额手称庆了,她为什么会性情大变,就是因为有你这么一位须眉知已么?” 李存孝道:“姑娘不必如此,我说的是实情实话,姑娘要信就信,要是不信的话,我也不愿勉强!” “是嘛,”冷凝香道:“温飞卿她是个怎么样的人,本来就跟我无关嘛。” 李存孝道:“这也是实情实话。” 冷凝香道:“你这个人怎么不知好歹?” 李存孝道:“谢谢姑娘的好意,只是我并不是三岁孩童,温姑娘是个怎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也唯有我最清楚。” 冷凝香道:“那么,她在外头的名声,难道都是无中生有,恶意中伤?” 李存孝道:“只怕姑娘说着了,我敢说确是如此,武林中说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煞星,那是实情实话,不过那也是以前,如今不能这么说。” 冷凝香冷笑一声,道:“这么说你还要跟她在一起了?” 李存孝道:“事实如此,姑娘。” 冷凝香道:“你不怕人家蜚短流长,把你当成……” 李存孝截口说道:“姑娘,唇舌可以杀人,我深知唇舌的厉害,只是我仰不愧,俯不作,并不在乎人家怎么说。” 冷凝香道:“好个仰不愧,俯不作,这么说,你跟温飞卿之间并没有什么。” 李存孝道:“道义之交,我欠过她的活命恩!” 冷凝香呆了一呆道:“你欠过她的活命恩?” 李存孝道:“是的。” 冷凝香道:“怎么回事?何时何地?” 李存孝道:“这个姑娘就不必管了,反正我欠过她的活命恩就是。” 冷凝香没说话,凝目良久始道:“她救过你?” 李存孝道:“那当然,要不然,又怎么能说是活命恩。” 冷凝香道:“据我所知,温飞卿是从来不救人的,那怕是举手之劳。” 李存孝道:“事实上,她确是救过我,保住了我一条命。” 冷凝香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有点明白了,我现在也相信温飞卿的确有所转变了。” 李存孝道:“那就好。” 冷凝香话锋忽地转道:“你跟她一起到江南来是……” 李存孝道:“各人有各人的私事。” 冷凝香道:“侯玉昆他们几个呢,怎么没见跟你在一起?” 李存孝道:“各人有各人的事,我总不能老跟他们在一起。” 冷凝香道:“你有什么事?” 李存孝道:“一些私事。” 冷凝香道:“听说你两个要畅游‘富春江’去?” 李存孝微微一怔道:“姑娘这是听谁说的?” 冷凝香道:“温飞卿自己亲口说的。” 李存孝凝望着她,没说话。 冷凝香道:“你两个在酒楼上谈笑那么大声,几里外都能听得见。” 李存孝恍然大悟,道:“姑娘当时也在那家酒楼之上。”

冷凝香道:“我没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我刚说过,你两个谈笑声大,旁若无人,不一定在酒楼上才能听得见。” 李存孝道:“温姑娘要到‘金华’去,想顺便一游富春。” 冷凝香道:“你呢,你也要到‘金华’去么?” 李存孝道:“不错。” 冷凝香道:“你可知道,‘金华’是‘冷月门’的所在地。” 李存孝道:“我知道。” 冷凝香问道:“你跟她到‘金华’去干什么,能说么?” 这位姑娘也未免太爱管人闲事了。 李存孝心里想,可是嘴里没这么说出来。 只听冷凝香道:“也许我问得大多了,这些我都不该问,你也没有义务非告诉我不可,但容我最后问你一句……” 李存孝道:“姑娘只管问就是。” 冷凝香道:“你是不是中过一种毒,这毒现在仍留在体内,没有怯除尽净?” 李存孝心头一震道:“没有……” 冷凝香道:“恐怕你还不知道,‘翡翠谷’上自谷主,下至每一个婢女,人人都擅用百毒,尤其是谷主跟我。” 李存孝轻轻地“哦”了一声。 冷凝香接着说道:“不过‘翡翠谷’用毒跟一般人不同,‘翡翠谷’用毒只在自卫防身,不在毒人害人,非万不得已时不用。” 李存孝道:“只怕姑娘是看错了,我没有中过什么毒。” 冷凝香道:“我可以告诉你,从那座古刹起,我一直跟着你到江南来,今夜我不避一切约你到这儿来,为的就是这件事。” 李存孝迟疑了一下道:“姑娘问我是否中过毒的用意何在?” 冷凝香道:“我刚不是说过么,‘翡翠谷’上自谷主,下至每一个婢女,莫不擅于用毒,尤其是谷主跟我,你体内的毒也许我能为你祛除尽净。” 李存孝道:“姑娘的好意我十分感激,无如我跟姑娘素昧平生,缘仅一面,不敢领受姑娘这番好意……” 冷凝香道:“这么说我没看错,你确实中过毒?” 事到如今,不得不承认了,李存孝微微点了点头道:“是的,姑娘。” 冷凝香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承认?” 李存孝道:“我不知道姑娘的用意何在。” 冷凝香道:“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我跟你无怨无仇,又为什么要害你?” 李存孝道:“姑娘别在意,是我失礼。” 冷凝香道:“你这种人也会承认错误么?” 李存孝道:“记得我说过,我这个人是就说是,非就说非,我从不掩过饰非,只要是对的,我定必会坚持到底。” 冷凝香深深看他一眼道:“我对你多了一层认识。告诉我,你体内之毒是……” 李存孝道:“也没什么,不过在跟人拼斗的时候,中了人淬过毒的暗器……” 冷凝香道:“你倒说得轻松,这么贱视自己的性命么,要知道这不是闹着玩儿的,轻忽不得,有的毒一丝丝就能杀害近百条性命……”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又道:“武林中擅于用毒的没几个,要曲指算算也不过三五人而已,你是跟谁拼斗,中了谁的暗器?” 李存孝道:“柳玉麟。” “柳玉麟!”冷凝香脱口叫了一声。 李存孝点头道:“是的,姑娘,四块玉之一的柳玉麟。” 冷凝香惊声说道:“你中的是他那藏在折扇中的‘搜魂银针’?” 李存孝道:“是的,就是他那号称搜魂的银针。” 冷凝香缓缓道:“据我所知,他那银针中者无救,确有搜魂之效,歹毒霸道,武林中人既怕又恨……” 李存孝没说话。 冷凝香道:“你说温飞卿救你,指的就是……” 李存孝道:“我中了柳玉麟那搜魂银针之后,奔出十几里之后毒发不支倒地,温姑娘驾车经过救了我。” 冷凝香道:“你不该妄动真气奔跑的,凡是中了淬过毒的暗器,无论那一种毒,都不宜再动真气再奔跑,那是会加速毒性发作,加速它在血脉中运行的。” 李存孝道:“这个我知道,无如当时我若不跑,非死在柳玉麟手下不可。” “说得是,那也难怪,”冷凝香点了点头道:“据我所知:柳玉麟的家门跟‘寒星’温家交情本不浅,他人也趋炎附势,跟‘寒星门’那位少主尤其臭味相投,温飞卿她怎么冒得罪柳玉麟之险救你?” 李存孝道:“这就是温姑娘跟乃兄及柳玉麟等人的不同处,也足以证明武林中有关温姑娘的传闻不确。” 冷凝香道:“是这样么?” 李存孝道:“事实上温姑娘的确救了我。” 冷凝香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以我看温飞卿她是别有用心,因为你是你,她所以救了你;也就因为救了你,所以她才有所转变,这话你懂么?” 这话李存孝懂,他怎么不懂,温飞卿自己都对他剖白过,可是他不便明说,只有这么说:“我是一个刚踏进江湖不久的人,孑然一身,默默无闻。‘寒星’温家家大业大,温姑娘本人也是有个身份、有地位的人,温姑娘救了我,我不敢视温姑娘别有用心。” 冷凝香道:“你不敢这么想,那只是你不敢想。你是个聪明人,以我看你心里早已明白了,是不?” 李存孝淡然说道:“姑娘,你我到今夜为止,前后只不过见过两面。” 冷凝香道:“你是说我交浅言深,不应该跟你说这些?” 李存孝道:“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 冷凝香道:“那么,我不再跟你说这些,现在跟你谈谈有关我为你怯毒的事……” 李存孝道:“多谢姑娘,姑娘的好意我感激,但我不能领受。” 冷凝香道:“为什么不能领受?” 李存孝道:“我刚对才说过,到今夜为止,我跟姑娘前后不过见过两面。” 冷凝香道:“交尚浅?” 李存孝道:“可以这么说。” 冷凝香道:“当初温飞卿救你的时候,你跟她之交已很深了么。” 李存孝道:“固然我以前也不认识温姑娘,但那不同,当时我在昏迷中,根本人事不省。” 冷凝香道:“照你这么说,若当时你不是人事不省,陷在昏迷中,温飞卿救你,你也不会接受的了?” 李存孝道:“那也许。” 冷凝香道:“娇情!告诉我,为什么你接受温飞卿的救助,不接受我的好意,是因为我‘翡翠谷’没它‘寒星门’名气大,还是我本人不及温飞卿……” 李存孝道:“姑娘,我不是那附炎趋势的人……” 冷凝香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只是那为什么呢?” 李存孝道:“姑娘,我不敢随便接受人家的好处,债欠的太多,我难以报偿,也还不了。” 冷凝香轻“哦”一声道:“难道你打算对温飞卿有所报偿,有所还么?” 李存孝道:“那当然,知恩岂有不报的道理。” 冷凝香道:“你欠她的是救命之恩,救命之恩一如重生再造,非同小可,你打算怎么报她,又拿什么还她呢?” 李存孝道:“我自有所报偿,也必有所报偿。” 冷凝香道:“我问你打算怎么报,怎么还?” 李存孝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到,姑娘这一问让我难以作答。” 冷凝香道:“我看她不希望报,也不要你报的。” 李存孝道:“施人勿念,受施勿忘,施恩之人若非别有用心,故施恩惠,十个有十个总是不望报的,但那受施之人却不可不永铭五内,牢记心中,伺机相报。” 冷凝香道:“看来温飞卿救你是救对了,要是我不让你还,不让你报呢?” 李存孝道:“我刚才说过,施恩之人总不望报,但我若受人恩惠却是非报不可。” 冷凝香道:“这样好不,我为你法毒,他日你为我做一件事,这就算一施一报,两不相欠?”

本文由金码会救世网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玉女情重,血海飘香

关键词: